2014年5月13日 星期二

如果


暴雨過後,天地變色,一宗奪命交通意外,令我們開始討論命運的無常。

「又一宗過班馬線被撞死,又是撞死學生,又是被貨車撞死,究竟還要死多少無辜路人,有關當局才可以正視問題?」朋友A相當生氣。

「那天早上全澳中小學都因暴雨警告而停課,只要氣象台的暴雨警告維持到十一點半之後,中學生下午都會停課,也許那位女生就不會出外過馬路,也就不用枉死了。其實當時整天都狂風暴雨,學生下午突然要上學,也非常狼狽,如果那些只看數字的部門把事情處理得人性化一點,悲劇也許不會發生。」朋友B不無感慨。

「你也懂得說是如果,如果澳門的車輛有管制,駕駛考核夠嚴格,道路安排合理一點,執法部門辦事有效力,每年就不會有那麼多人被粗心大意的司機撞死了。可惜這幾年死的都是平民百姓,那些有專車接送的大老爺當然都無動於衷,如果下次撞死的是 xx」朋友A說出了一個名字。

我連忙勸止:「老友,積點口德,別那麼黑心吧!

朋友A不服,「我不是黑心,無論我講什麼那些大老爺都只會平安富貴,但我想舉例說明他們完全沒有為市民解決問題,還任由事情惡化下去。」

「其實上次一名小學生在青洲被撞死後,有關方面曾在短時間內加大力度執法,但吵鬧過後,執法力度又再寬鬆,那些心急的司機又再放肆,如果他們平時執法勤力一點,也許能令某些司機有所收斂。唉,今次的死者才十四歲,而且事發在母親節前夕,這種事真令人既難過又擔心。」朋友B已為人母,難免有所感觸。

「依法過班馬線而被撞死的事發生得太頻密,誰不是活在死亡威脅之下?誰能不擔心?但擔心又有什麼用,擔心就不會撞車嗎?你們這樣安坐家中談天說地就可以令惡劣的交通改變嗎?有時我真的覺得大家好可憐,如果我們只能以期盼上天打救的態度來期待交通會自動變好,成功機會恐怕比中六合彩更難。」朋友A仍然憤憤不平。

「看你說得青筋暴現,小心爆血管。」我雖然力勸朋友A冷靜,但此刻大家心中明白,悲觀已令人麻木,如果要生氣得爆血管,也是命中注定,怨得誰呢?

(刊於2014年5月14日澳門日報新園地)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