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1月15日 星期三

旅客滿街之後


     
       不只一次聽人說:“澳門以旅遊業為主,打開門做生意,就要讓客人滿意,大家遷就一下就好了。”甚至有人更激進地說:“澳門沒有遊客,就沒有下一代。”

      嘿,這不單是肺腑之言,更像是危言聳聽。難道為了要幫商家賺錢,澳門的民眾就要毫無底線地犧牲自己的生活空間?是不是為了要迎合遊客,一些有利於民生的措施都可以擱在一旁,連討論都不可以?

      如果大量湧入澳門的遊客都是高端客人,肯花錢、有品味、文明有禮守規矩,相信人們縱有不滿,也不會有太多怨言。

      但現實情況是,每日有成千上萬消費力不算高,以搶購日常生活用品為主,有些行為令人不安的旅客充斥於澳門的大街小巷。

      這些尊貴的旅客不少都喜歡隨地吐痰,亂拋垃圾,在馬路上橫衝直撞,放縱小孩在公眾地方喧嘩或大便小便。

      這些親愛的旅客之中,大多數男士都煙不離手,在新馬路、大三巴一帶,二手煙令空氣污染趨於嚴重,隨著旅客不斷增加,令這小城很多地方都沒瀰漫著難聞的煙味。

      這些狂熱的旅客,有時會一窩蜂似的湧入超市、藥房、便利店,纏著店員問個不停,由於欠缺守秩序的意識,也慣了聯群結隊然後旁若無人,幾個這樣的“貴客”就可以令一家商店完全無法正常營運。

      這些高尚的旅客也善於摧殘公共洗手間之類的設施,即使再高級的馬桶和洗手盤,經他們以粗暴的方式使用,很易骯髒和損壞,然後衛生環境逐漸變得惡劣。

      身為一名貼地的澳門人,面對上述這些極品旅客送給我們的“手信”,除了感到無奈,其實也很痛心。無論我們把澳門建設得多麼美好,這樣的貴客魚貫湧入,最終只會令大家的生活更不便,同時付出高昂的成本來保養設施。所以每每納罕,無止境地追求這種旅客光臨,真的有利於大家的未來嗎?

      經常希望人們有志氣一點,要做就做到最好,努力吸引高端旅客,想方設法用旅遊業令城市升級,而不是墮落。
 
(刊於2017年11月15日澳門日報新園地)

     

2017年11月8日 星期三

美食之都




     
澳門就是與別不同。

      近日本澳迎來一則喜訊,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將澳門列為“美食之都”,這是繼“世遺”之後另一張“名片”,負責部署和申請的部門必定付出了巨大的努力,如今成功爭取,確是可喜可賀。

      在評選人員或花得起錢的旅客眼中,澳門的確有琳瑯滿目的高級食店,種類包羅萬有,所以視為“美食之都”亦不為過。然而,在很多居民的生活中,澳門的食店往往因租金成本高而定價很貴。到街市買餸食物品種又不夠多,不知為何蔬菜與鮮活食品的零售價都高於鄰近地區。即使不計較價錢,本澳亦欠缺食品、調味品齊全的街市或超市,對於煮食稍為有要求的人,往往都為很難買齊食材而苦惱。但願得到“美食之都”的稱號後,以上情況能得到正面的改善,而不是變本加厲就好了。

      既然是“美食之都”,飲食文化就有必要推廣與提升。在五星級大酒店的高雅食店以外,澳門的大街小巷其實充斥劣食,很多大人和小朋友都為求便宜和方便,喜歡吃一些看起來很豐富,但其實不利於健康的快餐。如果能有效地推廣注重營養、講求文化的飲食之道,鼓勵大家對吃進肚裏的東西有更高的要求,那才是功德無量呢!其實,不一定要吃名貴的東西才算好,但講求經濟實惠的同時,至少要不損健康,注意均衡吧!當然,如何確保今後本澳的食物安全可靠,也是一大問題,如果經常爆發食安風波,“美食之都”的金漆招牌也會顯得不夠穩固吧!

      對於“美食之都”這件事,身邊的朋友有不同的反應:有人擔心食店會藉此進一步加價,並輸入更多外勞。有人預測大集團會加快進駐本澳令社區的小店更快被淘汰。當然,也有人認為這是一些本地傳統食店做大做強的契機,有雄心的店主也許已經在磨拳擦掌,準備大展拳腳。

      但是,這次好消息真是有點不可思議,只希望以後某些食肆的服務水準可以切實改進,如果前線人員繼續態度惡劣,或者對客人愛理不理,那就可能會變成失禮“美食之都”的大事件了。

(刊於2017年11月8日澳門日報新園地)

2017年10月25日 星期三

你看得透嗎?

 





      馬菲的《黑色救護誌》是一本有趣的怪譚日誌,作者本是救護員,自稱有一對陰陽眼”,能看到旁人看不見的靈異現象,甚至會見到來自另一個空間的“朋友”。因職業關係,他經常隨救傷車趕赴生死一線間的危急現場進行擔救,於是各種貼近讀者生活的奇聞怪事便可娓娓道來,無論信或不信都會看得嘖嘖稱奇。


      讀畢此書,竟有一種看透人間與鬼魅的感慨,然後,彷彿略有感應,忽發奇想,自言自語:“其實,我又何嘗不是具備陰陽眼呢?

      忽然越想越不對勁:“可不是嗎?雖然沒有直接見鬼,但時運實在太低,總會陰差陽錯地見到不該的人和事,舉凡別人虛情假意,陽奉陰違;表面支持,暗中抵制;貌似誠懇,實則惡毒……我都很易看得清清楚楚,而且心跳加速,手心冒汗,真的很恐怖。但很奇怪,這些怪事旁人都像被遮蔽了眼睛一般無法看到,還會若無其事,照單全收。”如果說這不是靈異事件,又可以怎樣解釋呢?

      世上所有離奇荒誕的事,都是有跡可尋的。然而,很多有福氣的人就是有本事對近在眼前的妖魔鬼怪視而不見,為了保持表面的和平,即使發生再恐怖和離譜的事,他們都會選擇裝糊塗。即使明知對方立心不良,圖謀不軌,快將做出令大家大禍臨頭的事,但很多人只會為了明哲保身而顧左右而言他,主要就是不肯面對現實。所以,只要你做人忠於自己,做事有點原則,就很易會變成時運低的人,像擁有陰陽眼,經常看到某些搵笨的套路,各種貪婪的嘴臉,還有大量毫無新意但永遠有效的騙局。

      我真是一個不幸的人,想到這裡,面紅耳熱,焦躁不安,但恐怕已無藥可救。

      澳門街很多邪惡的事其實見怪不怪,有人看得透,有人看不透,自己能心安理得才是最重要的。

      看到一些核突嘔心的東西,其實有什麼感覺?坦白告訴你,只要自己沒有害人之心,也不貪小便宜,多聽多看,增廣見聞,有何不可,或者將來會寫一本聊齋故事呢?

(刊於2017年10月25日澳門日報新園地)


 

 

 

 

2017年10月10日 星期二

文學氛圍憶舊



圖片來源:<從作品談澳門作家>,澳門基金會出版



早前在<鏡海>讀到顢頇兄<以小說寫詩:談寂然的新詩創作>一文,有點慚愧,我雖然愛讀詩歌,也有認真寫作,但至今都是初學者,不過當年跟陶里先生學習寫詩的經過,卻很值得一記。

九七年秋天,我在一間中學任教師,陶里是該校總務主任,他當時是澳門筆會和五月詩社的理事長,除了推動會務,還同步主編《澳門筆匯》和《澳門現代詩刊》,可想而知他有多繁忙。在個人創作上,他以驚人的才華和深厚的文學知識筆耕不輟,其詩歌、小說、散文、評論都量多質精,是澳門文學真正的全能高手。

因為成了同事,又同為文學愛好者,陶里先生不但邀請我協助《澳門筆匯》一部分工作,還放手讓我在《澳門現代詩刊》組織自己喜歡的專輯,我至今不知道他是想我分擔工作,還是對這名文學新人有超級的信任。印象中他從不以領導或長輩自居,無論我把雜誌弄成怎樣,他都不挑剔、不批評、不多問,只是不停給我鼓勵,還希望得到更多新資訊、新想法。這種開明的作風,加上他了不起的寫作成就,我無法不認真參與文學社團的事務,一方面是向他學習,另一方面是想看看文學在澳門還可以發展成怎樣。

我寫作以小說為主,當時因為貪玩而嘗試寫詩,每寫好一批就請陶里先生指教,想不到他無比認真,總是在下班之後約我詳談,逐行批改我的習作,然後又會推薦相關的詩集作為參考,那時候他正在撰寫現代詩論集《讓時間變成固體現代詩新讀》,對於詩歌理論和實踐都有一套獨到的見解。我有緣在這階段多次獲他親自指點,感恩之情,一直銘記在心。陶里先生移民之後,再沒有前輩指導我寫作和分享新書資訊了。

2012年,五月詩社因陶里先生離澳而沉寂超過十年之後,我在《澳門筆匯》第45期策劃了相關專輯,請當年的社員提交作品,還越洋邀請陶里先生寫了<尋找五月詩社>一文,記敘詩社的緣起緣滅。我從那個年代走到現在,感受到文學氛圍的種種變化,無法不懷念從前,原來我輕輕走過的,已是最好的時光。
(刊於2017年10月11日澳門日報新園地)

2017年10月4日 星期三

懐念李鵬翥先生

九月二十九日,"澳門文學創作獎勵計劃:紀念李鵬翥文學獎"揭曉,原來李先生已經離開我們三年了,相信很多朋友仍然懷念他,至於那個獎項,至於為了紀念李先生而獎勵文學作者的安排,其實只是錦上添花,沒有人會認真計較誰勝誰負的。 


我是李先生的小讀者,小五那年讀到他的《澳門古今》,對澳門的風景名勝,街道風光都増長了一些歷史知識,小小的心靈開始明白這座小城的滄海桑田,更被先生的博學多聞和雋永文筆吸引,一直留意他以不同筆名發表的作品,默默學習,視他為澳門文化界的巨人。

大學畢業不久,因獲文學前輩推薦加入澳門筆會,我有幸認識李先生,每次見面他都表達對後輩的關懷,令人感覺溫暖。後來我有更多機會見識李先生工作時的沉著冷靜,細心安排,處處為人設想,還有推動文學事業的無私奉獻,這樣的學問和修養,我當時以為很平常,先生離開之後,我才發現那是難得一見的境界。

記得有一年我參與編輯的《澳門筆匯》面臨一些問題,我正感到灰心失望時,李先生特別約我到六棉酒家見面,他認為問題一定可以解決,還鼓勵我繼續努力編好雜誌,當晚除了談公事,先生還大談中區和內港一帶的街道掌故,幾十年的店舖變遷,千絲萬縷的人脈關係,先生如數家珍,娓娓道來,那是《澳門古今》的作者為我私人補習的最後一課。

二〇一四年先生突然離世,我在《澳門筆匯》第五十二期編輯了"李鵬翥會長紀念專輯",邀請文友以文學方式表達思念。往後幾年,澳門文學其實出現了很多無聲的變化,在筆會仝人努力下,《澳門筆匯》已出版到六十一期,澳門筆會亦正在籌備三十周年纪念活動。此時此刻,我因個人理由決定放下會務和編輯工作,希望以普通會員和作者的身份,以更接近自己寫作初衷的方式參與澳門文學發展。


我記得,李先生初認識我時,我什麼都不是,只是一名投稿比較多的青年,其實我很懷念那種創作狀態和那時的自己。最近再讀《磨盤拾翠》,書上有作者題簽,見字如見人,我更想念李先生的風範了。
(刊於2017年10月4日澳門日報新園地)

2017年9月27日 星期三

小丑


 
史提芬京的長篇小說《牠》最近改編成電影,港譯《小丑回魂》,由七名少年主演,講述他們居住的小鎮接二連三出現未成年人失踪事件,所謂,正是小鎮中化成成小丑模樣的惡魔,,本來七位主角都是鎮上的廢青,各有難解的惱,但當大人對於小丑作惡束手無策,這班廢青反而覺得忍無可忍,拒絕自私自利和逃避現實,還對小丑的行事作風進行詳盡分析,找到其弱點,齊心合力將擊敗。
 
這部小說早在九十年代已拍過電視劇,當年看過已知故事有意思。小丑只是隱喻,總之在一個追求穩定,沒有公義的小社區,往往有一些邪惡力量冒起,做出大量對年輕人不利的事情。可悲的是鎮上大多數成年人都只求自保,雖然一次又一次迎來不可思議的事,但卻擺出一款無能為力的姿態,自己不敢反抗之餘也不支持其他人查找問題的根源。於是不公不義的事情持續發生,成為風土病,而且魔力已經盤根錯節,根探蒂固,變成結構性的問題。
 
史提芬京高明之處是寫小丑的力量來自於人的恐懼,牠不能真正致人於死,只能用幻覺嚇人,一旦你勇氣不足,便會被他控制,但如果你光明磊落,無所畏懼,牠也絕對奈何不了你,甚至反過來會怕了你。故事中的七名廢青本著自己的小鎮自己救的信念,克服心魔,令小丑無計可施。
 
有時想深一層,社會上的確有不少純粹「靠嚇」的妖魔力量,不斷侵蝕青少年的心智,例如成績不夠好等於沒前途,未能置業便是廢青,單身就是罪,如果誰提出不滿就要他滾出小城,……諸如此類的歪理,足以把心智成熟的年輕人壓逼得透不過氣,還有一些高高在上的人最喜歡對青少年的言行指指點點,這類「小丑」一有機會就會張牙舞爪,真是陰魂不散。
 
《小丑回魂》的電影版本只拍了上半部,七名青年奮勇抗敵,令小丑敗走。下一集將會講述廿幾年之後小丑再次出現,當日的少年英雄都已長大成人,所思所想所背負旳包袱都截然不同,究竟他們可否突破中年人的諸多局限呢?這樣的故事,歷久常新,戲裡戲外,都值得欣賞啊!
(刊於2017年9月27日澳門日報新園地)

2017年9月13日 星期三

請踴躍投票

 
圖片來源:新聞局

 
“真係好煩,每個組別都差唔多,我唔識點揀,投咗又有咩用?可以改變到個社會咩?可以動搖到遊戲規則咩?

“四年一度扮嘢大賽又開始,投票之前咩都答應,投完之後一直冇影,翻查過去議會嘅紀錄仲教識我咩叫知人口面不知心,好多人大大聲講嘅係一套,實際做嘅可能係另外嗰套,真係傷盡支持者個心呀!

“一個颱風令我家園盡毀,幾個星期之內見盡呢個城市嘅荒謬,今次投票唔需要人教,唔需要猶豫,我只要令澳門變好。”

朋友話,邊個爭取派更多錢就支持邊個!計我話,伸手問人要錢真係難聽過粗口,稍為有理智嘅人諗嘢都唔會咁簡單,我何必要支持一個水平仲低過我嘅人呀,淨係識得嗌派錢我自己嗌都得啦,要搵食唔該用吓腦啦!”

你唔覺得好好睇咩,選舉論壇真係好精彩呀,要學識有學識,要演技有演技,又有人身攻擊,又有潑婦罵街,網上爆料夠精彩,抺黑手段夠刺激,仲有大量單單打打互相批判,最啱嗰班又要睇又要鬧嘅網民啦,真係好睇過師奶劇囉!”

選舉在即,有人真心投入,有人冷嘲熱諷,相信大家都耳聞目睹不少這類“真知灼見”吧!

我有時真的不知道澳門人對於選舉的態度算是世故還是天真,到底是世事都被他們看透了,抑或有太多人傻傻地分不清選舉是怎樣一回事?從前,每到選舉宣傳期我可能會變得很熱血,或者很憂心,總之會一直關注著我所看到的形勢變化。不過近年對網上事事要先表態的風氣有點不以為然,也明白政治是眾人的事,每個人都可以為自己想達到的目的作出選擇,也就學會冷靜下來,多看多聽多關心,但少講為妙。

不管你是否相信這場選舉可以選賢與能,九月十七日這件大事還是會如期舉行,與其不聞不問或者聽人擺布亂投一通,不如趁還有時間認真研究一下各候選組別的能力和主張。如果還有餘力,請呼籲家人朋友踴躍投票。大家都不要看輕自己手中的一票,也許你不馬虎投票的一點點力量,真的可以為澳門帶來改變呢!
 
(刊於2017年9月13日澳門日報新園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