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4月19日 星期三

迷思


澳門怪事多,人們早已習慣了一切匪夷所思,也聽慣了廢話假話空話,很多人都耳濡目染大量小道消息和陰謀詭計,似乎要在這個地方吃得開必定要機關算盡,否則便難以突圍而出,更會被視。然而,大家平時遇到的卻盡是懶散、不專業、貪小便宜、虛張聲勢、自以為是之輩,總之很多問題都是有人把簡單的事搞得過度複雜,或者輕率地處理一些需要嚴肅看待的議題,然後在不同的環節都沒有人認真負責,於是很多最基本的事情都會變成有錯有漏有疏忽。也許有人會覺得一條龍式的完美失誤根本是天方夜譚,但任何真正認識澳門人的觀察者都會明白,在這個城市做人做事往往無法擺脫某種宿命豚隊精神,所謂一方水土養一方人,這可能也算是一種核心價值!

澳門有很多好人,表面看來很和善,有些還裝出一副大義凜然的樣子,而且很懂得討好可以利用的人,在別人面前致力營造自己精明幹練的形象。可是這些好人,有些只是裝出來的,有些根本表裡不一,有些更是虛偽到無恥的地步,在好人的面具後面,這些人可能又貪婪卑鄙虛有其表。不過,旁人即使吃過這些人的虧,也只會怨自己倒楣,絕少會揭穿對方的不濟,於是大家都相安無事地在這小城生活下去。然而,那些假裝出來的好人,不管有心還是無意都是最終到只為謀求自己的特權和利益可是別人不會提防,很少會考慮好心做壞事者的殺傷力,加上這個城市沉迷於表面的和平,大家有時寧願是非不分,都要一起裝好人和討好其他好人,有些人還會真心相信憑著互相利用和互相欺瞞,便可以一團和氣創造美好明天。


其實澳門真正的迷思是大量工作態度差,專業能力弱,經常有意無意製造事端,長期以各種方式蒙混過關的人士,竟然可以生活愉快,無憂無愁,當中的不可思議,同時也印證了小城的確是福地,無論發生什麼可怕的事,大家都會保持時運高”,看不到也聽不到。

(刊於2017年4月19日澳門日報新園地)

2017年4月12日 星期三

守規矩


與小孩同行,常有意想不到的收獲,他們以純真的態度觀看世間事物,提出直的疑問,往往發人深省。

澳門街路少車多,在早上的繁忙時段,中區不少紅綠燈旁會站著一位警員,主力隨機應變,指揮交通。一日,我與小孩同行,紅燈時我們乖乖站好,但警員看到等候過馬路的人較多,於是截停車輛,讓行人先走。小孩記得老師的教導,紅燈不可過馬路,於是他問我:〝為什麼不遵守交通規則?〞我當然解釋說這是我們也要聽警員的指示。孩子馬上反問:〝如果每個路口的人都在聽警察叔叔的指示,為什麼還要有交通燈呢?老師說秩序是常識,但如果警察叔叔要小朋不守秩序,我應該信老師還是聽他?〞孩子的疑問有其道理,只是澳門太與別不同,簡單如過馬路也可以弄出大量特殊情況,要額外動用警力來指揮,雖然警員的工都認真投入,但他們與路人和駕駛者都一樣辛苦,連孩子看到都覺得無所適從。

其實除了過馬路,這個城市還有不少特事特辦或稍犯規的情況,也許出發點本是好的,可能只是貪一時方便的權宜之計,總之偶然偏離了正軌,快達成了目,沒有人會馬上發上有問題。但先例一開就很容易習以為常,積非成是,誤以為變態才是常態,還把犯規的規模越擴越大

有時我身邊有很多小問題,通常是起源於執行者不懂守矩,又沒定期檢的習慣,慢慢便演化成各種〝歷史遺留下來的問題〞或〝結構性問題〞,這時要改正恐已非困難,一不小心外界揭露犯規的事實,才發覺泥足深陷,無從解釋,結果是把好事變成醜事想重新建立形便要花更大的力氣,而且不一定成功。


我們都會教導小孩遵守交通規則,如果沒有警員在現場指揮,一定要按燈號過馬路,不能心存僥倖。在其他事情上,守規矩是最基本的原則,也是保障自己的最做法,希望大人和小孩都快快學懂就好了。

(刊於2017年4月12日澳門日報新園地)

2017年4月5日 星期三

打卡與打折


今晚我吃了一頓相當奇妙的晚餐,友人說這是近日的人氣餐廳〞,網上很多人按讚,還有很多人把食物和餐廳環境拍了照片在網上分享,他們相信這些資訊就是我們非去不可的理由。

到了那家餐廳,才發現,侍應對客人愛理不理,點菜時客人要重覆講三四次他才可記下來還會聽錯出品毫不特別,價錢很貴,但每道菜的份量也很少,而且上菜超慢,即使客人不多,但那些簡單食物真的三催四請才肯拿出來,令人相當不快。吃飯的時候,我發現食物的水準真的很一般,只是擺盤都很講究,而朋友們都是手機先吃,期間不停把食物上傳到網上,似乎這樣分享一下他們的人生就會有一種吐氣揚眉的快感。我當然對這家店的水準很有保留,但看來現在的消費者已經不是在吃食物,而是在吃〝人氣〞,所以他們根本不介意店家把劣食冒充高價食品,也對九流的服務態度完全無感。

結帳的時候,侍應向我們宣旨:〝你們現在於自己的社交網站打卡按讚,可以打九折,你們打完就給我看吧!〞我當然不肯花了錢受了氣還要替這樣的惡的餐推廣,可是在場眾人都受不了打折的誘惑,紛紛拿出手機打卡按讚,一場莫名其妙的晚餐終於食完。不久之後,其他客人就會因為看我那些朋友的打卡而誤信這家是優質餐廳,最終又因為可以打折而變成店家的免宣傳工具。

在這樣的日常小事中,我總是發現人們在別人設計的圈套中乖乖屈服,因為貪圖一點點折扣,連不打卡不按讚的意志都沒有,即使個別像我一樣的傻瓜可以有一點點堅持,但同行的朋多數已被人家的消費模式洗腦,覺得推廣一下只是舉手之勞,甚至有人說:既然自己吃了虧,就更應該讓其他人也來一起被宰,那樣才不枉我們一場消費呀!〞〝人家給了折扣,我們按個讚也是公平交易呀!〞對呀,真是很有道當客人當得像僕人一樣貼貼服服,為了一點小便而完拋棄原則這到底是精明還是弱智呢?


(刊於2017年4月5日澳門日報新園地)

2017年3月29日 星期三

說不出的未來


怎樣測量對這城市的失望?就是當你聽到別人在議論本地時事即會覺得厭煩,認為所有事情都無藥可救,不管什麼立場和觀點都聽不下去,希望立即轉換話題,甚至不想再跟那些多管閒事的人聊下去,這就是步向絕望的先兆了。這個城市令人失望的人和事都太多了,不是說社會沒有進步,而是步伐太混亂,你以為理應進步的地方,原來落後得不得了,但一些大家不想改變的特色,往往又會被不惜一切連根拔起。這不是怨言,而是很多人已經不懂怎樣跟隨這種步調,事事皆亂,究竟以後的路會有多崎嶇?

當然,那些慣於失望的朋友,總有他們的一套道理,因為遇過太多匪夷所思的事,而且太長時間沒有人能為大家帶來希望了。所以他們活在當下的積極方法就是〝做好自己〞,有錢就賺,有話不說,有事就罵,有假期即出走到外地去玩。唯一可以令人們面對現實的事情是生兒育女,孩子的出生與成長,絕對能逼那些家長認真想一想,這個城市的未來,其實還有沒有希望?雖然每個人心中都有不同的答案,可是,當你閉起雙眼,想像十年後、二十年後的澳門,你會為孩子的將來會開心還是擔心?然後,很多人會覺得為了子女的將來真的要賺更多錢,有機會就送他們到外國唸書,還有就是為全家人買很多保險,有病時就可以自己選擇醫療方案,而不是身不由己的任人安排。對於那些有能力的人來說,以上就是人生的〝最打算〞了至於其他人的生活狀況,至於這個城市的未來發展,誰有空去理會呢?反正,想理會也無從入手,提了意見也不會有人想聽,也許這裡的人真的太喜著空泛的口號兜兜轉轉了!

怎樣測量對這城市的絕望?就是當你對任何公共議題都提不起興趣,覺得有很多陰謀,無法再相信事情會朝正當的方向發展,這種感覺足以令人失去信心和希望。說不出的未來,有時很妙,有時很不妙,無助且無奈,令人很感慨。

(刊於2017年3月29日澳門日報新園地)


2017年3月22日 星期三

澳門文學節


轉眼之間,剛結的澳門文學節原來已辦到第六屆,我在他們首次舉辦時曾由朋友安排參與一場關於本澳小說創作的講座,經驗不太愉快,之後便沒有特別關注這活動。直到今年他們的主事人邀請我參加活動,我總算是親自了解文學節的運作情況,而不是靠別人口耳相傳得來的印象。

文友對澳文學節向來有不同的評價,多年來各人有過不同的經歷,加上主事人是葡國人,作風與中國文人大不相同,彼此溝通不足,易生誤會與隔閡。據我今年在現的觀察,澳門文學節一連三個星期幾每天都有活動,工作人員就那麼幾位,要接待的作家和傳媒都非常多,其是超負正因為看到他們的工作狀況,所以很多事情與其等他們安排,不如自己多走一步,多提幾句,遇到問題盡量配他們去解決,但願活動過後他們會再檢討,將來才可辦得更好。

也許是吸收了過去的經驗,今年文學節一些重量級講座多安排在周六日下或平日的六點後,方便聽眾參與。大會的宣傳攻勢亦略為提前了,公眾很早就知道會有余華、駱以軍等大作家來澳,主要場次的舉辦時間亦沒有像從前隨時改變,倒是關於澳門文學的一場臨時一分為二,但也是可以理解的變動,其實影響不大。值得一讚是他們常用了臉書直播文學講座,令無法親臨現場的文友都可看到作家的演講和討論。

澳門文學節毫無疑問是具備國際視野的,他們邀請來澳的作家都很有份量,值得考慮的是如何在這個優勢下聚焦於澳門,設定一些有助推動澳門文學的專題,還有就是擴大宣傳,吸引本地文學圈子以外的朋友來參與這項年度盛事,如果能安排得當,更可舉辦面向本澳青少年的文學營,邀請有教學經驗的名作家指導文藝青年寫好自己的作品。文學的天地無比寬廣,文學節也應有無限的可能,寄望將來的活動會辦得更多元化,讓更多公眾感到文學的樂趣。


 (刊於2017年3月22日澳門日報新園地)

2017年3月15日 星期三

家長的徬徨

在某小學校園,坐著一群等子女考試的家長,因為遭遇大同小異,所以很快就找到共同話題。
A媽媽:〝英語會話真的不知道會考什麼?有人說是考顏色,有人說是考家庭情況,有人說要回答日子和時間又有人說要考小朋友的假期活動,完全不知如何溫習。〞
B爸爸:〝會話講究臨場發揮,表現不好還情有可原,真正恐怖的是筆試,各間幼稚園要求默寫的生字竟然可以截然不同,小朋友掌握的短句又有很多差別,孩子又不一定能理解其他學校的題型,近來想幫孩子溫習根本沒有頭緒,但不特別準備又怕他會交白卷,這段日子真的既徬又無助。〞
C媽媽:〝唉,溫習中文又何嘗不困難重重呢!配詞的範圍可以變化萬千,辨認部首的環節又不知他們會出得有多深,還有要孩子數筆劃的考題有時我們大人也未必數得對,他們在幼稚園學的都偏向很淺,但如果要轉校考入學試時卻深不可測。數學方面更令人震驚,有些幼稚園雖然已經教了加法和減法,不過小學入學試的試題卻會有雙位數加減,甚至有加完再減,孩子數完手指再數腳趾都無法計好,其實是相當大的打擊。我有時會想,現在考小學都搞到這樣難,令人有不為孩子操練試題即會被淘汰之感,這樣下去真不知日後如何是好。〞
D爸爸:〝這幾個月為了備戰入學試,我家小孩已經產生了嚴重的厭學情緒,將來升上小學,這種痛苦只為變本加厲,所謂愉快學習,根本只是空泛的口號,實際上稍有名望的學校都為催谷學生而各出奇謀,入學試難度越來越大似乎是為了選拔尖子,但孩子的素質又怎可能憑簡單的筆試和幾分鐘的面試分辨出來呢!這樣的考法根本是不科學的,但我們也沒有太多選擇,只能默默忍受,無奈接受。〞

兩小時過去,孩子們考完試出來,有的歡笑,有的發愁,這一場考完,下一場繼續鄰埠近來有很多學童不堪功壓力而自尋短見,但願這樣的事不要在澳門發生。
(刊於2017年3月15日澳門日報新園地)

2017年3月8日 星期三

逃避再逃避


有些事情,老是靠傳和二手消是不會看清楚真相的。比方說我們身邊總有幾位〝時事評論員〞,把聽回來的資訊當成事實之全部,有時更因為過度投入,紛紛變成人家肚裏的蛔蟲,誤以為當事人的所思所想會按其指示而行經常忍不住要向人炫耀的先見之明,分析精準,權威地位。為了維持〝評論員〞的水準,花費大量時間在看新聞、聽節目、打嘴砲之上。這樣的人見得多了,不免會疑惑,其實他們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嗎?每日為了公眾物的片言隻語而捕風捉影,加油添醋,上綱上線之後再廣泛流傳還要付出感,或興、或恐懼、或憤,這些人是在散播真理還是無知?

在這資訊過盛的時代,見多識廣已經不值得大驚小怪,大家的時間有限,面對與自己距離較遠的議題,其實保持基本關心即可,不一定要深入鑽研,更不必花太多時間去聽人說何者是人,哪位是鬼。坦白講,即使大家投入再多時間去了解和關心,那些事情亦不會因為你在面書或茶餐廳高談闊論而有所改變的。

有時看見人們為了追逐熱門議題而把自己的眼界和世界同步收窄,把所有注意力都集中在某一兩件傳媒天天在報導的事情上,卻忽了身邊更多值得關心的人和事,總是覺很可惜比如有人對於鄰埠特首選情分得巨細無遺,但對家人子女的心事卻一無所知;也有人對另一個特區的政人物興趣濃厚談論得眉飛色舞,不過對此間的民生問或制不公反而懵然無知不聞不問。很多人似乎已喪失了基本的判斷力,分不清什麼是切身問題,不明白哪些議題根本與自己無關。至於本地大量值得討論和推動改善的公共議題,很多人會選擇不聽不理不願多提,久而久之就習慣了只為鄰埠的事著急和肉緊,對此間發生的個別事件或結構性問題都一律漠不關心。

逃避再逃避,究竟是務實還是不智?有些問題,多想無益,一想便會牽起很多無奈與哀愁,擔心這樣下去會愈變愈差。

(刊於2017年3月8日澳門日報新園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