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17日 星期三

補習


在餐廳內,一班衣冠楚楚的家長,正在分享養兒育女的經驗,對很多人來說,那是安的話題,不涉及政治與工作,容易令大家投入討論,一點也不敏感,而且可以交換情報,以便向另一批比無知的家長報告。

子女進入小學階段,家長們的話題便不再單純和快樂,言談之間會以為他們是送了子女上戰場,總之事無大小都劍拔弩張。他們會訴說每晚逼子女溫習之苦,互相比較哪家學校的功課比較多,美術勞作會不會很難,用電腦學習的普及程度,但真正的重點必然是測驗算不算頻繁?子女不夠高分怎麼辦?

看來這班家長的關係不是太熟,至少未達到會關心對方子女感受的地步,於是所說的話不是試探,就是防守,唯恐自己的教方針會落後於人。然而,人有時的確會被自己的見識所局限,像這餐廳內的某位家長,談到子女的測驗時,不知為何會興奮地介紹起補習社的服務:〝我都不必理會那只交由學校附近的補習社負責,他們的老師有些曾在該校任教,或者有朋友跟該校關係深厚,對於這家學校測驗考試的題型相當了解,有時他們拿一些卷子讓我的孩子做,只要記熟了便可以應付。我又不是學教育專業的,教孩子的事還是交由專人處理比較好,雖然這樣的補習一點也不便宜,但我的孩子由小二已經開始在補了,這些錢花得很值得呀!〞其他家長馬上開始追問補習班的收生和收費情況。

然而,如果真的是靠補習老師的〝特殊關係〞讓孩子預先了解考題,這樣子的〝專補某校〞究竟有益還是有害?長期用錢購買這種補習老師的關係和關照,小朋友最終能學會什麼?是朝中有人好辦事的意識?抑或有錢能使鬼推磨的觀念?

身為一名旁觀者,我無法核實那位家長和補習老師對孩子的影有多深,但在事事講求背後有關係的澳門,這樣的服也許大有市場,獲利豐厚。看著這班在公眾場合高聲談笑的家長,任何人都會感受到在這城市為人子女真不容易吧!


(刊於2017年5月17日澳門日報新園地)

2017年5月10日 星期三

貼地與離地

圖片來源:http://news.macau.fang.com/zt/201412/damzmjtp.html

廣東人慣以〝衰到貼地〞一詞來罵人或自嘲,表情況壞得不能再壞。也是深受這句話影響,從前我對〝貼地〞二字並無好感不過近來又流行以〝離地〞來形容某些脫離現實,不切實際,眼中只有小圈子的人對比之下,〝貼地〞生就變得可親可愛,只要能保持〝不衰〞,純粹〝貼地〞會被理解成善解人意,明辨是非,有親和力,不會以一副不可一世的嘴臉示人。

其實在〝離地〞與〝貼地〞之間,總有一個起伏的過程。年輕人在社會工作了一段日子,不管多麼單純,多麼善良,多麼想保持熱血和初心,但其生活圈子都會逐漸固定和收窄,如果個人不努力學習,更新知識,多與不同的朋,則待人接物的態度和方式都很易會定形在某一階段,活動空間亦會趨向一成不變,於是一方面會看不起生比自己差的人,另一方面又會對生範圍以外的事物看不順眼,加上同一個圈子的朋友會形成〝同溫層〞,互相影和圍爐取暖的結果就是令所思所想與外面的世界慢慢脫軌,〝離地到上太空〞是一種很普遍的現象。在這種固步自封的離地軌跡中,有人會以為自己一套就代社會的主流價值,有人會堅定地守護某種排他性較強的生活模式,更有人以成功人士自居,希望後輩都能走相同的路。

離地的人很少會察覺到自己的市儈、自私、怯懦、鴕鳥心態。他們也喜歡以自己有限的見識或違反常的意來嘲笑其他人,但由於離地太久易失重心一旦被人指正或遇到反駁,他們很易會崩潰,情,無法有節有理地討論問題,甚連正或交都變得困難。這時往往會選擇跟對方撕破臉皮,或者妄想別人要加害自己,想像出大量無中生有的陰謀詭計,其實只為掩飾自己的虛怯和束手無策。


貼地的人經常保持謙卑,可接納不同的意,多幫別人想,不會讓人難堪,在一個〝衰到貼地〞的地方,告別〝離地〞的生活,絕是一場很有意思的修行。

(刊於2017年5月10日澳門日報新園地)

2017年5月4日 星期四

宣傳不足


澳門有很多不足,有些可以改善,有些無法改變,有些更是毫無意義的意見,初次聽到或者會被嚇倒,見得多了便明白當中的詭異。

我想說的是宣傳推的問題。在澳門,無論是舉辦活動或者營運設施,只要有傳媒機構或個別人士想質疑這個項目,就會煞有介事地提出宣傳不足的批評。其中最常見的例子,就是在活動當日走訪途人:〝你之前知道有這麼一項活動嗎?〞,對方答不知那就足以證明這項活是宣不足並且可以完全不理這件事做得好還是不好,但卻促請主辦單位要用更多方法加強宣傳。問題是澳門有那麼多對事物冷漠的人,他們可只會對現金分享和各種福利有積反應,對於其他事情,多數無知無覺無感,面向這樣的群眾,究竟怎樣的宣傳才算充足呢?

,要令宣傳不足的指責看起來更合理,另一個心理關口是遊客。每當有新活動或設施推出,記者就會問遊客:〝你覺得主辦單位的推廣夠不夠?〞只要對方說不夠,報導就會說有遊客希望加強推廣,豐富在澳門的旅遊活動。這樣的例行訪問看得多了,便不免會想:是不是事無大小都要率先讓遊客知道呢?有些設施分明是為本地居民而設,真的有必要大花金錢在外地推廣嗎?澳門居民出外旅遊前,又會有興預先走訪目的地的日常活動和社區設施嗎?

不問情由地批評人家宣傳不足是輕而易舉的,被批評者不易反駁,有些一心求好的負責人更會認真聽取這類意見,日後刻意加強宣傳,在報章雜和電視台大賣廣告,施展渾身解數在網上推高人氣,不過花了大量資源的結果可能跟之前差別不大,然後還要背負好大喜功胡亂揮霍的罪名,說不定會遭受更可怕的批!而當初熱衷於強調宣傳不足的人,此時可能會苦口婆心地說辦事要腳踏實地,小城向來崇,早就不應把事情包裝得既離地又浮誇啦!

有些意見是可遇而不可求的,有些則可有可無。澳門街真的有很多有趣的事情,大家絕對要保持冷靜和清醒啊!


(刊於2017年5月3日澳門日報新園地)

2017年4月26日 星期三

整理

        
圖片來源:http://reader.roodo.com/hughxsun/archives/2112989.html

       某天起床時,驚見家中發生巨變,客廳的大書櫃倒塌在梳化上,書籍和影碟散滿一地,場面悲壯,我第一個反應是以為有賊入屋,但又想到賊人應該先去找錢,才不會花時間去碰書櫃呢!及後見到門窗仍關好,財物原封不動,才確定這是聚書太多引發的意外。幸好事發在深夜,沒有人坐在梳化上,否則被整面牆的書突然壓下來,肯定會頭破血流。這個書櫃陪伴我們十多年,雖然已經累了,臨別時還是很為我們設想的。

        事後我們花了大半日執拾,包括把無法修理好的書櫃化整為零,還原它未組裝前的模樣,再送到屋苑指定地點,讓收集這些物料的業者便於搬走。還有更有趣的是把書本重新排列整理,保持家居整潔之餘也待新書櫃到來時可以妥上架,這些善後工作本來可以令人抱怨,但我寧可心懷感恩好好享受,同時思索在有限的空間下,如何更有效地收藏書和吸收知識。

        這些年來,我已經習慣了定時整理自己的物件,無論是衣櫃、書櫃、文件夾,還是儲存在電腦的檔案,其實全部都需要分門別類妥善整理。這樣的行為也許有點強逼症的傾向,但好處是可以清楚自己擁有什麼,並且有效利用空間,把多餘或已經沒有用的物品送人或丟掉。初時這個小習是為了在最短時間內找到所需的東西後來我發,把文件和東西存放得井井有條整個過程是為了明確認自己需要什麼,不需要什麼,有時會因此走少一點冤枉路,更重要是少花冤枉錢,而且還令工作和生活空間變得更清爽。

        懂得整理和享受整理,絕對是一種有建設性的訓練,讓人不怕困難,不易被一團糟的局面嚇倒,還會勇往直前把所有問題逐一解決,穩健地收拾殘局。雖然人生的意外是無法預計的(例如看似堅固的書櫃,會因為時日久遠負荷過重而扭曲倒塌),但積極面對,認真整理,從中一定會發掘到更好的方法,讓人有力量把未來的日子安排得更美好。

       (刊於2017年4月26日澳門日報新園地) 

2017年4月19日 星期三

迷思


澳門怪事多,人們早已習慣了一切匪夷所思,也聽慣了廢話假話空話,很多人都耳濡目染大量小道消息和陰謀詭計,似乎要在這個地方吃得開必定要機關算盡,否則便難以突圍而出,更會被視。然而,大家平時遇到的卻盡是懶散、不專業、貪小便宜、虛張聲勢、自以為是之輩,總之很多問題都是有人把簡單的事搞得過度複雜,或者輕率地處理一些需要嚴肅看待的議題,然後在不同的環節都沒有人認真負責,於是很多最基本的事情都會變成有錯有漏有疏忽。也許有人會覺得一條龍式的完美失誤根本是天方夜譚,但任何真正認識澳門人的觀察者都會明白,在這個城市做人做事往往無法擺脫某種宿命豚隊精神,所謂一方水土養一方人,這可能也算是一種核心價值!

澳門有很多好人,表面看來很和善,有些還裝出一副大義凜然的樣子,而且很懂得討好可以利用的人,在別人面前致力營造自己精明幹練的形象。可是這些好人,有些只是裝出來的,有些根本表裡不一,有些更是虛偽到無恥的地步,在好人的面具後面,這些人可能又貪婪卑鄙虛有其表。不過,旁人即使吃過這些人的虧,也只會怨自己倒楣,絕少會揭穿對方的不濟,於是大家都相安無事地在這小城生活下去。然而,那些假裝出來的好人,不管有心還是無意都是最終到只為謀求自己的特權和利益可是別人不會提防,很少會考慮好心做壞事者的殺傷力,加上這個城市沉迷於表面的和平,大家有時寧願是非不分,都要一起裝好人和討好其他好人,有些人還會真心相信憑著互相利用和互相欺瞞,便可以一團和氣創造美好明天。


其實澳門真正的迷思是大量工作態度差,專業能力弱,經常有意無意製造事端,長期以各種方式蒙混過關的人士,竟然可以生活愉快,無憂無愁,當中的不可思議,同時也印證了小城的確是福地,無論發生什麼可怕的事,大家都會保持時運高”,看不到也聽不到。

(刊於2017年4月19日澳門日報新園地)

2017年4月12日 星期三

守規矩


與小孩同行,常有意想不到的收獲,他們以純真的態度觀看世間事物,提出直的疑問,往往發人深省。

澳門街路少車多,在早上的繁忙時段,中區不少紅綠燈旁會站著一位警員,主力隨機應變,指揮交通。一日,我與小孩同行,紅燈時我們乖乖站好,但警員看到等候過馬路的人較多,於是截停車輛,讓行人先走。小孩記得老師的教導,紅燈不可過馬路,於是他問我:〝為什麼不遵守交通規則?〞我當然解釋說這是我們也要聽警員的指示。孩子馬上反問:〝如果每個路口的人都在聽警察叔叔的指示,為什麼還要有交通燈呢?老師說秩序是常識,但如果警察叔叔要小朋不守秩序,我應該信老師還是聽他?〞孩子的疑問有其道理,只是澳門太與別不同,簡單如過馬路也可以弄出大量特殊情況,要額外動用警力來指揮,雖然警員的工都認真投入,但他們與路人和駕駛者都一樣辛苦,連孩子看到都覺得無所適從。

其實除了過馬路,這個城市還有不少特事特辦或稍犯規的情況,也許出發點本是好的,可能只是貪一時方便的權宜之計,總之偶然偏離了正軌,快達成了目,沒有人會馬上發上有問題。但先例一開就很容易習以為常,積非成是,誤以為變態才是常態,還把犯規的規模越擴越大

有時我身邊有很多小問題,通常是起源於執行者不懂守矩,又沒定期檢的習慣,慢慢便演化成各種〝歷史遺留下來的問題〞或〝結構性問題〞,這時要改正恐已非困難,一不小心外界揭露犯規的事實,才發覺泥足深陷,無從解釋,結果是把好事變成醜事想重新建立形便要花更大的力氣,而且不一定成功。


我們都會教導小孩遵守交通規則,如果沒有警員在現場指揮,一定要按燈號過馬路,不能心存僥倖。在其他事情上,守規矩是最基本的原則,也是保障自己的最做法,希望大人和小孩都快快學懂就好了。

(刊於2017年4月12日澳門日報新園地)

2017年4月5日 星期三

打卡與打折


今晚我吃了一頓相當奇妙的晚餐,友人說這是近日的人氣餐廳〞,網上很多人按讚,還有很多人把食物和餐廳環境拍了照片在網上分享,他們相信這些資訊就是我們非去不可的理由。

到了那家餐廳,才發現,侍應對客人愛理不理,點菜時客人要重覆講三四次他才可記下來還會聽錯出品毫不特別,價錢很貴,但每道菜的份量也很少,而且上菜超慢,即使客人不多,但那些簡單食物真的三催四請才肯拿出來,令人相當不快。吃飯的時候,我發現食物的水準真的很一般,只是擺盤都很講究,而朋友們都是手機先吃,期間不停把食物上傳到網上,似乎這樣分享一下他們的人生就會有一種吐氣揚眉的快感。我當然對這家店的水準很有保留,但看來現在的消費者已經不是在吃食物,而是在吃〝人氣〞,所以他們根本不介意店家把劣食冒充高價食品,也對九流的服務態度完全無感。

結帳的時候,侍應向我們宣旨:〝你們現在於自己的社交網站打卡按讚,可以打九折,你們打完就給我看吧!〞我當然不肯花了錢受了氣還要替這樣的惡的餐推廣,可是在場眾人都受不了打折的誘惑,紛紛拿出手機打卡按讚,一場莫名其妙的晚餐終於食完。不久之後,其他客人就會因為看我那些朋友的打卡而誤信這家是優質餐廳,最終又因為可以打折而變成店家的免宣傳工具。

在這樣的日常小事中,我總是發現人們在別人設計的圈套中乖乖屈服,因為貪圖一點點折扣,連不打卡不按讚的意志都沒有,即使個別像我一樣的傻瓜可以有一點點堅持,但同行的朋多數已被人家的消費模式洗腦,覺得推廣一下只是舉手之勞,甚至有人說:既然自己吃了虧,就更應該讓其他人也來一起被宰,那樣才不枉我們一場消費呀!〞〝人家給了折扣,我們按個讚也是公平交易呀!〞對呀,真是很有道當客人當得像僕人一樣貼貼服服,為了一點小便而完拋棄原則這到底是精明還是弱智呢?


(刊於2017年4月5日澳門日報新園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