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月20日 星期六

Personal Shopper

因為喜歡Clouds of Sils Maria,所以終於也抽時間看了Personal Shopper。
導演Olivier Assayas再與Kristen Stewart合作,她再演大明星的助手,今次不是處理不了情感和性取向,卻是面對助手工作與喪兄之後的心理陰影,而且由她獨當一面,所有事情都圍繞她的反應發展出來。故事很簡單,甚至很多時候都是女主角的獨腳戲,所以看似斷斷續續,疑幻疑真,內容涉及欲望、權力、通靈與創作、身份認同、時尚、貴重首飾、名與實、兇殺、雙胞胎的心靈感應、考驗Kristen Stewart的演技,也考驗觀眾的解讀能力和接受能力。
電影有趣之處是綜合不同的元素,卻沒有給出明確的答案,這可以令很多人看得一頭霧水,究竟有沒有鬼?究竟發生了什麼事?究竟結局是要表達什麼?因為不明確,所以可以有不同的可能,也需要更用心去看和思考。其實對於世事的「懂」或「不懂」,真的不一定會有合理的解釋,這部電影似乎有意刺激觀眾想一想故事以外的現實處境,尤其中段女主角有一大段戲都在「玩手機」,跟一個陌生人有一搭沒一搭的聊下去,而且越陷越深,看到這一幕,我便覺得,這樣的安排表面上很荒謬,事實上有其「寫實」的意圖。
此片雖然不及Clouds of Sils Maria妙語如珠,令人留下深刻印象,但如果有看過導演過往的作品,看Personal Shopper也不會失望,女主角更是成功在同一類角色中演出另一種型格呢!

2018年1月17日 星期三

暫停


我已經兩個多月沒有為本欄寫文章了,但每星期正常刊出的都是從前寫了沒有用,或者去年十月急急趕出來的東西。以上安排,純粹是為了滿足我放假的願望,只要事前做足準備,休息兩個月其實也沒有大問題的,我很滿意這次蓄的過程和結果。

從前我比較重視向前衝,事無大小都希望全力以赴,吃點小虧不要緊,多花時間也不介意,最重要的是把每一件事情都做好。隨著年齡漸長,不免又會發現,其實花盡力氣向前衝也不一定會得到最佳結果,反而會很大機會因太著緊或看不清全局而走錯方向,白費氣力,打亂自己的生活節奏,得到的成果可能極失望,簡直是得不償失。於是痛定思痛,學會暫停,不再一味衝衝衝,有需要時便停下來休息,甚至把一些覺得吃力不討好的事情輕輕放下,換個角度重新思考自己的生活和創作,致力令人生變得清爽和有效率,果然豁然開朗,心情舒暢。

長年累月以同一模式做同一件事,除了容易厭倦,更普遍的問是變得頑固,排斥任何新的想法,新的可能,於是令本來寬廣的前路越走越窄,或者自己也不再相信事情可以辦得成做得好,只能無可奈何地得過且過敷衍著別人和自己。其實我有一段時間真的陷入了以上的狀態,但我也很幸運的發現路不只有一條,模式不只得一種,我們都不是為旁人的認同而活,更重要的是找到適合自己的方向,一切都是事在人為的。

休息的時候,除了盡量放空與沈澱,也可靜靜地規劃未來,吸收新的知識,想像新的可能。澳門街有很多人慣於以既定方式行事,不喜別人有轉變,甚至厭惡人家放假與休息,這些真心認同做牛做馬做奴隸的人,無形中會築起一道壓力圍牆,令想休息或想改變的人產生罪惡感。但只要大家停下來,想清楚:希望休息也好,尋求改變也好都是人之常情,甚至可以令自己和身邊的人生活得更開心,那又有什麼問題呢?


當然,對於真心嚮往做牛做馬做奴隸的人才,我們也應理解和尊重,人家覺得舒服就好了,人各有志呀!

(刊於2018年1月17日澳門日報新園地一寂之地專欄)

2018年1月14日 星期日

報紙

圖片來源:http://findthemoat.com/2017/06/09/debundling-the-newspaper/
時代變遷,從前視為理所當然的生活環節,現在可能會被視為怪事,最貼身的例子,是購買和閱讀報紙。
真的,這不是危言聳聽,近幾年來,朋友見到我在讀報紙,總會覺得很驚奇,他們會說:“怎麼還在看紙本,為何不用手機看新聞?”我未必會有勇氣承認我有文章在報上刊登,卻往往要自嘲老派作風改不過來,讀了幾十年有感情所以便繼續。然後對方又會說:“上網免費看到的,就不要花錢買啦!即使真的要看紙本,也可以去索取免費派發的報紙呀!”朋友如此精明,相信不會明白我所說的“感情”是什麼一回事,我唯有自認落伍,顧左右而言他。
這種事情遇得多了,反而認真留意網媒與正常報紙的分別,其實我很早就用電腦或手機看新聞,但這些新方式讓人太易略過不感興趣的內容,或者被演算法影響,老是看到大同小異的資訊和廣告,長期如此,無助擴寬視野,還易生偏頗。於是下定決心花錢訂閱報紙,盼的是每日以固定時間了解社會百態,除了留意新聞,也會看看廣告,了解一些社團動態,當然也關心文友們寫出什麼好文章,近年又發現報章上的訃文也可能是重要訊息。像我這種讀報紙長大的人,真的會認為有編輯把關的訊息會比較穩妥,至少我閱讀前已經明確知道將會看到什麼,不會讀到一頭霧水。
至於費用問題,更值得認真思考:如果所有人都不肯付費買報紙,免費的資訊真的會無條件地送給大家嗎?不用花錢的資訊,可能要用很多時間來過濾。也許要忍受大量廣告,網媒提供的內容有些很參差有些很不穩定,這樣一來,花一點錢買報紙,反而最為省事呢!
很多人說現在已經沒有人讀報紙了。
很多人認為這個年代只要有手機就可以接收一切資訊。
也許大趨勢確是如此,但正因為大多數人都準備要放棄報紙,我這類死硬派才更能看出讀報的好處,擁抱旁人視而不見的知識與訊息,實在值得沾沾自喜呢!
(刊於2018年1月10日澳門日報新園地一寂之地專欄)

2018年1月3日 星期三

黑錢勝地

很多年沒有追看電視劇了,早前放假在家無所是事,一不小心在Netflix看了一集《黑錢勝地》(OZARK),竟然欲罷不能,結果是一口氣看完十集,並熱切期待下一季的劇情,如此瘋狂投入,真是嚇了自己一跳。
此劇集講述一個平凡的中產家庭突然遇上危機,原來擔任會計師的一家之主早年受不了金錢誘惑,表面看來是個專業人士,真正身份是一個龐大犯罪集體的洗錢專家。他本來以為只要行事小心,賺夠錢就可以收手,豈料這個如意算盤最終打不響,他不但自己越陷越深,還連累家人朋友。所謂“黑錢勝地”,說的是他在危急關頭為求保命,答應黑幫首領在一個偏遠小鎮開闢新的洗黑錢據點,於是他要在滅門威脅之下,帶著老婆子女和巨額黑錢,來到OZARK這個湖邊小區尋找“投資機遇”,在有限的時間內完成洗錢大計。
有了緊張刺激的故事設定,編導便可以用深入淺出的方式介紹洗黑錢的目的、原理和方法,還透過男主角不斷對中小企投資、併購、掠奪,然後虛列開支,製造假帳,利用各種小生意的現金收入把黑錢變成乾淨錢的情節,讓觀眾對這種另類經濟知識加深了解。在追劇之餘,更可以聯繫到現實,想一想某些突然冒起的資金究竟出自何處,猜一猜一些暴發戶背後究竟隱藏了什麼故事,舉一反三,多元思考,也許會有助大家看透世情。
劇集引人入勝之處不只是黑幫對男主角一家的步步追逼,以及這家人為求自保而不斷害人。其實更有趣的是描述洗黑錢集團的無孔不入,餐廳、渡假村、色情場所、地產買賣、殯儀館,劇中還提出一種洗黑錢的終極最高境界,就是開賭。本來這些內容都不會令我驚訝,但在高手編劇之下,一系列以發展之名而進行的腐敗行為,的確十分震撼。
當然,這是一齣虛構的美劇,但我一路就看到很多熟悉的影子,可能因為我們同住在地球村上,有些事情似乎很有機會環環相扣,而且人性的貪婪也實在超越國界,不分種族啊!
(刊於2018年1月3日澳門日報新園地一寂之地專欄)

2017年12月31日 星期日


走在街上,大多數人都在低頭看手機,而且旁若無人,樂此不疲,不知有什麼好看!幸好我早已脫離這個行列,戒掉心癮,看著其他人仍在沈迷,自我感覺便特別良好。

由於對手機遊戲天生免疫,又厭倦了社交媒體的淺薄和躁動,加上非常討厭玩手機令人處於分心的狀態,最近嚐試反璞歸真,逛街或乘巴士時,改用耳朵接收訊息,有時是聽音樂,也會聽電台或podcast,音量不會開得太大,抬起頭來做人,既可聽到不同的資訊,又可觀察身邊的人事物,確實能讓自己看到更多風景。

在街上看到人們都把注意力集中在手機上,我慶幸自己成長於沒有手機的年代,能及早覺醒,並且明白有限度使用社交媒體的實際作用,保住工作和學習的專注,早早告別了不斷被干擾和打斷的惱人生活。

其實聽podcast真是一種享受,除了可以按自己的喜好點選,吸收新知識,更重要的是眼和手可以空出來處理其他事情,不必凍結一個人的生產力。我經常會聽的節目是《遇見文學》、《一分鐘閱讀》、《物玩潮人》、《環看天下》、《管理新思維》、《古今風雲人物》,上述都是由香港電台的節目轉錄而成,製作比較認真,而且勝在內容充實,絕不低俗,聽完只會長知識,不會因為主持人的立場或情緒波動而聽得心浮氣躁。 

 此外,透過一個叫AnchorApp,可以收聽大量外語節目,談時事,說科技,講體育,分享音樂,真的應有盡有,如果有時間多聽多交流,不把自己接收的資訊局限於一時一地,也是賞心樂事。

 在這個繁忙的城市,要處理好自己的工作和生活已經不太容易,如果可以選擇,真的沒有必要令自己忙上加忙,也不要以為社交媒體那個淺窄的空間有很多真知灼見。有時間,為了自己的心情著想,真的要拒絕垃圾訊息,即使休閒也要講究營養,試試轉換方式,或者可以找到較為理性和知性的空間,不致在資訊的海洋大遇溺啊!

(刊於2017年12月13日澳門日報新園地一寂之地專欄)

何須擔心


一班家長聚在一起閒談兒女經,往往有意想不到的思想交流。

那天家長昌哥提及準備為兒子置業的問題,他說:“我們只有這個兒子,雖然他未夠十歲,但眼看近年樓價瘋狂颷升,如果不及早為他設想,提早儲備首期,真不知他將來如何成家立室。”

 對於昌哥這位小學生家長竟有如此長遠的“戰略眼光”,我實在佩服得五體投地,但我們這一代好不容易才找到安身之所,如果又要為下一代籌謀,會不會變成整個人生都在為地產商的收入而奔波呢?

豈料另一位家長阿貞對此另有見解,她說:“今時今日的澳門,如果不是出身富貴人家,堅持要自置物業真是有點不切實際啊!如果真的要為孩子的將來做準備,不如由現在開始密切留意政府經濟房屋的最新資訊,務求在孩子符合法定年齡時盡早安排,讓公共資源為他解決將來的住屋問題。反正你不去申請別人也會去搶購,為了自己的退休生活有保障,我們都不宜為孩子過度付出呀!我明白澳門人傳統上仍然嚮往私樓,但社會發展成這樣,大家的觀念真的要轉變一下吧!況且現在經濟房屋也越來越普及,將來或者會建得更漂亮呢!

關於置業的話題一旦打開,各人紛紛就近日樓盤買賣的消息交換情報,看來房屋問題的確像夢魘一般困擾著小市民,他們甚至會為下一代要面對的社會狀況無比擔憂。有人說,這就是發展到高度繁榮要付出的代價,也有人預料十幾年後的年輕人會遇到更激烈的競爭,前景也更不樂觀,說著說著,又有人說要考慮移民了。 

 這些家長的憂慮,好像都言之成理,但樓價真的永遠只能上升,不會下跌嗎?未來是怎樣,誰都說不準,有時我會想,與其為子女不可知的未來諸多憂慮,不如盡可能提升下一代明辨是非的能力,讓他們知道什麼叫不合理,遇到問題如何不妥協,在什麼狀況下要據理力爭,只要他們不甘於當愚民,未來一定會變得更好的,現在又何須擔心呢?

(刊於2017年12月6日澳門日報新園地一寂之地專欄)

無謂恐懼

圖片來源:https://www.jianshu.com/p/8a83dace1a98

在我們的生活中,散播恐懼似乎是一種天賦的技能,一些長輩總是以關心的口吻,干預成長中的小朋友,不許他們接觸易生危險的事物,也許出發點是好的,但做得太過火,或者呵護得過於細緻,好處是牢牢掌握了對孩子的控制權,壞處是令他們永遠長不大,甚至成年之後也無法照顧自己。

我當然不是危言聳聽,事實上我真的見過一些成年人不懂洗衫、不敢使用明火煮食、不會游泳、不知如何切橙和削水果皮、不能操作掃把和地拖……不幸的是,這些過未長大的大人,都不是生長於大富之家,只因父母過於寵愛,老是擔心他們會受傷害,或者害怕孩子做事沒分寸易生意外,於是一直“盡心盡力”提供全方位的照顧,終於教養出自理能力接近零,甚至低於零的奇人,然後到了晚年,仍要照顧這些老小姐老少爺的起居飲食,亦可算是求仁得仁吧!

  每次看到這些真實的案例,我都不明白人們心中為何會有那麼多無謂的恐懼。其實很多長輩擔心的壞情況,到了最後根本是不會發生的,所謂不想小朋友出意外和犯錯誤,可能有意無意也在打壓年輕人忠於自己和表達意見,結果就是培養出一批又一批貌似很乖,但遇到問題也不懂處理,未必能照顧自己,什麼都想伸手問人要,自以為是並自我迷失的“人才”。但當老人家發現自食苦果至吃不消時,可能又會抱怨說年輕人不如自己當年刻苦耐勞,甚至直接罵他們是廢青,演變成互相指責。不過大家罵得過癮之餘,很少會深究廢青是怎樣煉成的。

  如果沒有上一代的“悉心栽培”,處處呵護,把恐懼的意識散播於孩子成長的每一個階段,很多鬱鬱不得志的年輕人早已經茁壯成長,一飛沖天了。

 每想及此,更確信教養孩子是要及時放手,讓他們自己探索。

 事事都管,沒有自由,不許犯錯,欠缺磨練,成長中一點表達自己我空間都沒有,任何人也難成大器啊!

(刊於2017年11月29日澳門日報新園地一寂之地專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