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4月25日 星期三

迷信專家

某年到醫院定期檢驗身體,完成既定程序後,循例要聽醫生解釋報告。當時醫生勸告我要注意體重,多做運動。我當然虛心受教,但這次身體檢查對我思想衝擊實在非同小可,因為這位苦口婆心勸我減肥的醫生,體型比我還龐大很多很多,他拿著我的驗身報告說我再不減肥就會有這樣那樣的病症時,我卻一面忍笑,一面在想:如果真的那麼迫切,你自己為什麼不減呢?
我知道那位醫生的專業意見句句屬實,而我已為個人的減肥事業奮鬥了數十年,沒有可能不知道太肥就要減的道理,問題是,如何減?怎樣持續下去?這些細節跟當事人的體質、職業、家庭等因素息息相關,我深信每一位胖子都有過馬上減肥的決心,但人總有自己的困難和局限,〝家家有本難唸的經〞是旁人難以洞察的。
經此一役,我對所謂專家意見,往往很有戒心,總是希望他們多說一點細節和具體建議,但社會上的確有很多專家學者都很像那位本身很肥但要勸人減肥的醫生,他們只能協助大家總結情況,給予現階段的表面意見,而很多比減肥更複雜的社會議題,只有理論而未見實踐的專家意見有時會顯得很多餘,甚至根本沒有可行性,不過是聊備一格的紙上談兵吧!但如何實施,細節怎樣安排,遇到排斥反抗誰可處理?專家們卻是不必理會的。
總有些人會以為聘用一些專家來提意見,就可以讓大家忘記自己先前的過錯,只要事事都捧出專家的招牌,就能自動解決所有問題。這種依賴心理,表面看來很理智,想深一層很可悲,當一些人連自己負責的事情都搞不清楚狀況,卻要大家相信從象牙塔內請出來的專家,這跟古代那些迷信的漁村村民,遇事即找巫師作法趨吉避凶然後聽天由命有何分別?
無論如何,專家的意見,只可作參考,不能視為真理,也不可能代替臨場的判斷。處理複雜的問題也許和減肥一樣,外人一定會意見多多,但真正落實只能靠自己的耐性和努力,旁人是無法代勞的。
(刊於2018年4月25日澳門日報新園地版一寂之地專欄)

2018年4月18日 星期三

西芹與西蘭花

十多年前有一則電視廣告,我看了之後印象特別深。一家人在餐廳食飯,侍應送上一碟西芹少蝦球,客人即時表示:〝我點菜時是說西蘭花,而不是西芹啊!可以換西蘭花給我嗎?〞可是侍應說:〝西芹不是比西蘭花更好嗎?〞客人無言以對。每次想起這個廣告,都覺得這樣的情境既寫實又可笑,但後來經歷的事情多了,竟漸漸對那名侍應的服務態度感到熟悉和親切,不免暗暗害怕起來。
除了在餐廳會遇到敷衍了事的侍應,這些年來,日常生活中的不同環節,我們都有機會遇到一些貨不對辦的出品、服務、措施。你想要西芹,他們給你西蘭花,你渴望吃一隻蝦,他們卻給你一隻叉,你抱怨說這些都不是你想要的東西,他們會用誠懇的態度跟你說:〝西芹不是比西蘭花更好嗎?〞〝給你一隻叉,你可以用來吃其他食物呀!還想怎樣呢?〞你永遠都不會明白他們憑甚麼說出這樣的話,你只知道這些人收了很高的酬勞,名義上是為大家提供服務,但結果往往不如遇期,距離最基本的要求很遠很遠,令大家在不同的情景中都感覺特別差。
那些敷衍了事的人固然令大家懊惱,但更可惡的是那些只說不做,說出一大堆又宏觀又漂亮又為大家設想的話,然後蹉跎歲月,重複又重複說著同一堆空話,卻無法交出合理的成果,結果是用更多的資源和唇舌再解釋他們已經盡了最大的努力,今後仍然會繼續努力,大家一定要體諒他們的努力,但最終卻不能改變些甚麼,更可怕的是因為問題無法解決而進一步惡化。朋友笑說這種情況比貨不對辦更可惡,那是意圖行騙了,而我傾向相信這些人的出發點都是好的,只是好心不一定能做成好事吧!
在十多年前的那則電視廣告中,本來態度惡劣的侍應聽從了劉德華的呼籲,明白〝今時今日咁嘅服務態度未夠〞,於是馬上改正,送上一碟西蘭花炒蝦球,令客人感覺很好。可惜我們生活的小城,那些態度惡劣的服務員不但不會理會勸告,態度也日漸囂張,知錯不改,文過飾非,自欺欺人,兼而有之。當中的無奈,令人心也會流淚啊!
(刊於2018年4月18日澳門日報新園地版一寂之地專欄)

2018年4月11日 星期三

人脈

圖片來源:http://hk.aboluowang.com/2017/0205/877345.html
澳門街,有為數不少的人認為“經營人脈”是很重要的事情。在他們心目中,認識很多人,或者被很多人認識,即可視為“人脈”資源,值得珍惜和利用。他們甚至相信這張人際關係網可以帶來意想不到的好處、方便、折扣優惠。如果澳門仍然是小漁村,這種街坊式思維大行其道也無可厚非,但在高度商業化的今天,靠關係、走捷徑、貪小便宜,都不一定是最划算的事。對普通人來說,有朝一日被要求還“人情債”時,也許便要付出高昂的代價,得不償失。
時常聽聞澳門街有所謂“識人好過識字”的現象,但這樣堅實的“人脈”似乎不能靠“經營”而得到。在社會工作稍為有點資歷的人都會明白,澳門街這麼小,誰不是“認識很多人”呢?但認識很多人,然後用盡辦法討好所有人,那又怎麼樣呢?如果你沒有真本事,人家會因為你認識很多人而信任你嗎?如果你確實有行差踏錯,上司會因為你認識很多人而寬恕你嗎?再極端一點說,假如你的身份地位有變或經濟有困難,你所認識的很多人會向你伸出援手還是避不見面?經歷過一些人情冷暖,自會明白所謂“人脈”有時並不可靠,真正值得我們經營的關係首先是家人,然後是知己好友,而這些親密關係一般都不會涉及很多人的。
想深一層,所謂“人脈”,有時不過是階級關係的複製,你爸爸是律師,你就有一群法律界的叔叔伯伯,她媽媽是大官,她自然會認識一批一直呵護她的大小官員,老闆、醫生、校長如此類推,莫不如此。所謂“識人好過識字”,其實是這類有分量的父母在延伸權力,彼此關照、互相利用,他們會毫無保留地為子女遮風擋雨,謀求好出路。面對這樣大小不一的特權階級,如果仍以為“人脈”是可以靠個人努力或者放下尊嚴嬉皮笑臉地“經營”出來,也未免太天真吧!
搞好人際關係當然是好的,但突破小圈子遊戲規則,以專業能力和辦事效率向上流動,肯定勝於盲目討好別人。有時做人處事太卑躬屈膝,反而會讓人看不起呢!
(刊於2018年4月11日澳門日報新園地版一寂之地專欄)

2018年4月5日 星期四

如何令隱形的澳門現形?

李展鵬的新書有一個很切合他風格的名字:《隱形澳門》。這樣的書名一定會讓人想起卡爾維諾的名著 《看不見的城市》,我猜想他以此為題書寫澳門,無非是要點出澳門對內對外的一種文化狀態,這是一個長期被漠視的城市,這也是一個連自己人也看不清楚其特性的城市,大多數澳門人都很少會思考這個城市的文化面貌和核心價值。許多許多年來,我們似乎已習慣了被外界輕視,其實也有意無意的輕視了自己,直到十多年前賭權開放令澳門社會經濟產生驚人的變化,然後澳門歷史城區列入 《世界文化遺產名錄》,澳門正式開始進入世人的視野,至少,大家很難再像從前一樣忽視她。
《隱形澳門》於2018年在台灣出版,這件事本身已經值得特別注意。首先,李展鵬選擇了出版發行相對先進,言論自由充足的市場推出他的新作,銳意向廣大讀者介紹他對澳門的觀察,某程度上是向他的文友示範了精心策劃一本書,並且盡最大努力向讀者呈現、推廣這本書的專業態度。同時此書也有別於澳門過去那種把報刊專欄文章結集成冊的簡易出版方式,儘管書中多數文章都曾在不同媒體發表,但李展鵬顯然一開始就以一本著作的結構來籌劃這些文章,而且出書之前他也補充改寫了很多內容,令全書集中論述澳門的歷史文化、旅遊業急速發展帶來的巨變、澳門人的身份認同問題、澳門的文化藝術創作概況,相信讀者一書在手,也很難再把澳門視作隱形。我讀此書時特別興奮,不只因為見到朋友的新書印刷得美輪美奐,我更高興的是想像到外地和本地的讀者終於可以透過一本書在最短時間內了解澳門近二十年來面臨的各種問題和挑戰,從這個四百多年前中西文化交匯的起點,重新思考全球化的意義。
翻開這本書,令我最有感觸的是作者用了整整一章來介紹澳門的歷史文化,而且是以深入淺出的方式,訴說各種大三巴背後的故事。我認為,只為了這一章,這本書已經很值得向海外及澳門的讀者大力推介,因為李展鵬的確撃中了很多澳門人(包括我)的盲點。我自幼對歷史很有興趣,所以讀過很多與澳門歷史相關的書,對於這個城市的前塵往事,我也略知一二,而且一直以為所有澳門人都已具備這樣的認知。因為有了這樣的觀念,我很少會在文章中再說這些舊事,因為我覺得這是沒有必要的。但另一方面,大量從外地來澳的新移民或遊客,他們對澳門的過去並沒有太多了解,也不一定像我一樣會大量閱讀歷史專著,所以他們往往對澳門的過去一知半解,或者靠媒體報導的片言隻語來猜測這個城市的來龍去脈。《隱形澳門》令我慚愧,因為這本書讓我這種熟悉澳門的人看到自己的冷漠,對於澳門的過去,我分明也有話可以說,但因為一種"澳門人怎會不知澳門事"的錯誤認知,我們往往也令這些事隱形了。李展鵬跟其他澳門作者最大的分別是他有國際視野,一直不厭其煩以一種宏觀方式審視澳門的前世今生,所以《隱形澳門》講澳門歷史發展的章節也會介紹葡萄牙的歷史、歐洲的城市規劃、澳門美食與殖民歷史的關係、香港的文化強勢對澳門的影響。如此用心良苦,無非是為了把澳門放置於全球化的歷史進程中重新檢視,讓讀者明白這座看似無風無浪的小城,幾百年來所面對的都是相當極端和與別不同的事。
《隱形澳門》更重要的一章是講述澳門在賭權開放後的巨變,李展鵬選擇以2017年8月23日颱風"天鴿"襲澳講起,<颱風中不堪一擊的澳門>這一節,帶讀者看清楚這座表面看來金碧輝煌的小城在風暴吹襲之後所暴露出來的種種問題,然後他層層深入,剖析澳門曾出現過的嚴重貪污案件、介紹令人又愛又恨的現金分享政策的起源和利弊、探討旅客過多逼爆澳門對居民生活的困擾、透過天際線的變化說明城市權力的演變。在分析上述種種問題的前因後果之後,他進一步指出澳門人的"階級盲",強調澳門人慣於表面的和諧,竟然可以對日漸嚴峻的階級矛盾問題視而不見。如此坦白地揭露澳門的諸多病情,絕對需要勇氣,而李展鵬其實更希望藉著這次書寫為澳門人梳理問題,然後一起告別從前那種簡單的漁村式思維,改以更複雜多元的城市人思路去應對現實的狀況,然而,要開啟民智,換一種思維,又談何容易呢!
除了探討一些爭議性較大的問題,《隱形澳門》亦以過去發生過的保育行動、反離補事件、港澳網民互相指責等現象為切入點,認真討論澳門人在不同的發展階段對自己身份認同的情況,這裡要特別指出的是四百多年的殖民管治始終會對本地人的國族認同產生影響,但其實澳門人普遍不會認真思考自己的身份認同應該何去何從,反而會傾向計算利益和權宜行事。李展鵬在書中很細心地分析澳門人的身份困擾與排外情緒,同時也期待社會變得多元、開放、混雜,從而出現更有想像力和創造力的想法與發展之道,這樣的樂觀當然與他廣交天下朋友,見識比一般澳門人多有關。而我讀到這一章時,不免會想到李展鵬"心懷天下"的良好願望,跟大多數澳門人所相信的"北望神州"發展觀始終有一段距離,我當然也希望隨著大學教育普及,澳門會有更多像李展鵬一樣的人才為社會貢獻力量,但現實發展的趨勢,其實更可能把澳門推向國際化的相反方向。因此,我覺得《隱形澳門》的美中不足正是缺少了"中國因素"的觀察,如果能把上世紀九十年代初澳葡政府向偷渡來澳人士作出大特赦發放證件的"龍的行動"納入論述之中,分析此事對澳門社會結構的影響,同時剖析近二十年來澳門各種政策與鄰近地區的密切關係,此書當可令更多隱形了的澳門狀況一一現形。
但話說回來,《隱形澳門》是一本面向外地讀者,介紹澳門文化現象的著作,其實也不一定要承載太多本地人的思想包袱的,能立體地呈現澳門的各種問題,讓讀者或來澳旅客想一想我們這座旅客城市的居民所面對的苦況,這本書絕對已經超額完成任務。接下來的問題是,澳門人願意把問題逐一解決,還是繼續把一切人所公知的問題視作隱形呢?希望李展鵬再接再厲,將來會為我們提供更深刻的觀察結果吧!
延伸閱讀:
早前我也讀了以下這套比較厚的書,號稱以人類學田野調查的方式研究澳門問題,也覺得很有趣,如果讀《隱形澳門》意猶未盡,這本也是不錯的選擇。

蝶變:澳門博彩業田野敘事(上下)

2018年3月28日 星期三

特殊服務

雖然警方不時有掃黃行動,但的確是掃之不絕的。圖片來源:http://www.ifuun.com/a20161015455144/
上星期某個要上班的日子,我為了處理一些安排在早上的事務,所以請假一天,辦完正經事下午便輕鬆一下,我去了氹仔那家有很多選擇的戲院看電影。
下午四時許,電影散場,我如常步行到停車場。然後,在這段短短的路程中就發生了一些奇怪的事情,在光天化日、大庭廣眾之下,分別有三名講普通話的女子突然從後跟著我,輕聲探問:〝要不要為你服務?〞我每次都二話不說就快步甩開對方,事後跟友人分享,他們說我應該自我檢討,也許我一個人走路的樣子太過淫蕩,所以才接二連三招惹〝艷遇〞。
正如大家經常強調,重要的事情要說三遍,想不到這個普通的下午我竟然遇到三名要提供服務的女子,可能也算是重要的事了,所以我決定要寫出來。當然,我既沒有膽也沒有錢接受這類〝特殊服務〞,事後回想也覺得有點蹺蹊。真不明白這類非法行為何以在澳門禁之不絕?既然經濟發展已經那麼富強,這些女孩為何不留在家鄉過潔身自愛的生活?她們千方百計來到澳門,為了賺錢而出賣身體,一來風險很高,二來對自己未來人生的影響難以估計,三來也敗壞澳門旅遊城市的形象。更有趣的是,人們對這些不道德的交易總是視而不見,避而不談,甚至美化為另類經濟活動,但這樣不是有點自欺欺人嗎?
只要稍為留意一下本地新聞,都會發現流鶯一旦成行成市,很易會衍生出各種治安問題。另一方面,多年來本地報章處理這類新聞時也很搞笑,往往會說〝遊客與美女在酒店邂逅,闢室談心,事後被劫去財物若干……〞小時候我比較天真,讀到這類報導相當困惑,為何一對陌生男女剛邂逅就會開房,而開房又只為了談心?為什麼不直接寫嫖客被妓女打劫呢?(其實近年嫖客打劫妓女也時有發生)後來明白了當中的底蘊,至今都無法判斷這樣的表達方式應該歸類為不盡不實還是必要的含蓄?
但願這些女孩的家鄉都有充足的就業與發展機會,讓她們不必再為賺錢而跑來澳門蹧蹋自己就好了。
(原刊於2018年3月28日澳門日報新園地版一寂之地專欄)

2018年3月21日 星期三

如何召喚侍應?

圖片來源:http://insights.looloo.com/5-types-annoying-waiters-how-to-react/
雙職家庭,工作各有繁忙,晚上一家人出外用膳,是常有的事。然而,號稱「美食之都」的澳門,食肆不少,選擇亦很多,但服務水平的確良莠不齊,有時更令人啼笑皆非。
在一些五星級酒店內的餐廳,人們經常未開始進食已經被弄得很不滿。這類餐廳價格並不便宜,但見一眾侍應全無分工概念,總之就是走來走去,即使客人不算多,他們似乎都很繁忙。我要求不高,只是想順利點菜,而且總是禮貌周周地向他們示意,然而,他們往往會視而不見,或者連續幾個人在遠處叫我稍等,五分鐘過去了,他們仍不肯來,十分鐘過去了,他們會互雙推卸叫其他侍應過來,到正式點菜時,他們又不肯定廚房有沒有餐牌上的菜餚,於是又要經過一輪查詢,吃一頓飯,事前至少浪費二十分鐘,的確是貼錢買難受了。
這樣有特色的低水準服務,其實並不罕見,很多朋友都有過類似的經驗,然後他們就會教我:「現在澳門的侍應多數是外勞,你斯文有禮地召喚他們,他們會傾向不理你,因為你沒有威脅性。我見過一些講普通話的大爺,一入店內,馬上呼喝:『服務員,過來!』只要夠惡夠霸氣,大喝一聲就會招來好幾名服務員態度殷勤地招呼,然後普通話大爺還有後著,他們不會看餐牌的,而是亂點亂問,服務員說沒有他們就罵,這樣那些服務員就會乖乖捧著餐牌在他們身旁侍候,絕對不敢愛理不理的。」朋友說,他試過依此方法上餐廳,果然獲得優良招待。他說:「這可能真是一種『文化』,總之身為客人,如果太客氣,是會被看不起的。反正他們客人就很多,不怕你不來,管理層亦沒有制定良好的機制,於是越善良的客人,就越難得到好服務了。」
我覺得這樣的服務態度真的很奇怪,說穿了就是欺善怕惡吧!其實因管理不善而令客人要發惡才有服務,已屬極度失敗,怎能稱為「文化」呢!
其實正常的侍應都有專業和尊嚴,是很值得尊重的行業。我現在會光顧服務態度良好的餐廳,至於那些縱容傲慢侍應的食店,算了吧,我們又何必再去呢?
(原刊於2018年3月21日澳門日報新園地版一寂之地專欄)

2018年3月14日 星期三

逍遙國外



最近多了朋友籌備移民,目的地有遠有近,他都不是停留在議而不決,決而不行的狀態,他們是認真地準備,合法地離開,有個別幾位,已經舉家在外國開展新的生活了。

這些朋友,其實都有相似之處,首先是財力充足,受過良好教育,自己或伴亦曾在外國留學在當地已有親友照應。然後是子女年幼,他們決移民的其中一個重要理由是為下一代設想。

朋友說:〝趁子女還小,讓他們早點適應外國的生活,少受不合理的功課壓迫,希望他們在愉快的學習環境下成長,不必老是想著競爭和鬥爭當然,更重要的是生活空間寬一點,不要經常有擠的感覺,做個心胸廣闊的地球人。〞為人父母,用盡方法讓子女的童年過得快樂,確是人之常情。

另一方面,這些人到中年才決定移民的朋友,也有為自己的退休作長遠規劃,他:〝在自己還有賺錢能力的時候,早點動身離開,融當地的生活,多交朋友,爭取將來退休也可以過些有水準,有尊嚴的日子。而且一家人同心合力在外國重新開始,也感情可以變好,彼此會有較多體諒。

我當然知道外國的月亮不一定特別圓,但這些朋友在自己有能力的時候選擇離開,也是一種值得尊重的態度。我有時會想,每個人在溫飽之後,就會對幸福生活有所追求,從前我不理解一些有能力的人為何一有機會就會選擇移民,留下來一起把澳門建設好不是更理想嗎?但人到中年,漸漸就會明白地球上的人根本就是喜歡走來走去的,現在澳門其接收了大量外地勞工和新移民,而一些澳人決定到外國生活,他們都是在追求更美好的生活吧!在一個開放的社會,這樣的流動也是正常的。

在澳門,物價高,房價超高,街道擠迫,生活壓力大,在表面的繁背後,很多人都為未來而徬徨。大家都會想,我們的子女將來會面對一個怎樣的社會?我們老了之後是否可以過體面的生活?對於這些問題,我沒有答案,自問沒有能像朋友一樣試試逍遙國外,唯有寄望澳門人真的可以自強。


(刊於2018年3月14日澳門日報新園地版一寂之地專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