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6月9日 星期日

假的真不了:談《惡血》


最初,我在微軟創辦人比爾·蓋茨的2018年冬季書單見到《惡血》這本書,還以為是一本小說,後來才發現是關於一間醫療科技公司興起與衰落的詳盡報導,當中涉及不可思議的詐騙佈局,初創企業的奇幻生態,政商名流的昏庸無能,一讀之下竟然無法放下,想不到這宗真實的騙案比小說更離奇,而且在這家失敗的公司中,讀者可以學到許多管理與人際關係的教訓,難怪貨真價實的科技巨富也向大眾推薦此書。
《惡血》講述少女伊莉莎白·霍姆斯如何利用家中長輩的政商人脈,聲稱自己即將發明出嶄新的檢測儀器,只要用手指頭的幾滴血就可以同步完成幾十種測試,快捷又準確,免除病人被抽血之苦。由於她自我推銷和虛張聲勢的技倆十分了得,加上父母積極配合穿針引線,一個信口開河的狂想,竟然令大量政界名流和商界精英神魂顛倒,在未經驗證成效的情況下,即協助她成立公司,甚至真金白銀投資在她提出的“概念”,最高峰時她的公司市值九十億美元,她被吹捧成矽谷的明日之星,甚至有機會成為女版喬布斯。
此書有趣之處是前半部份集中介紹伊莉莎白及其男友如何以高壓手段禁制下屬提出質疑或反對意見,一意孤行強逼一班高薪聘來的科學家為她製造出那台完全不可能成功的儀器,後來更乾脆要大家幫她弄虛作假,欺騙投資者和醫療監管機構。另一方面,寫她如何以巧妙的手段拉攏兩位前美國國務卿喬治.舒茲和亨利·基辛格、吸引克林頓政府及特朗普政府的兩位國防部長威廉.裴瑞和詹姆士.馬提斯同意合作,並且讓包括傳媒大亨梅鐸在內的一眾富豪不問細節便投入數以億計的資金。透過作者全方位介紹伊莉莎白的瘋狂行徑,讀者完全感受到這場金錢遊戲的荒謬,伊莉莎白以一個謊言掩飾另一個謊言的方式讓股東們越陷越深,但以她那種只懂叫口號、完全不切實際管理作風,無論如何都不會製造出有用的東西。當她的知名度越高,募得的資金越多,其實只是把病人和公司推向更危險的境地。
作者更高明的是描述完伊莉莎白的種種惡行之後筆鋒一轉,交代自己身為《華爾街日報》的調查記者如何收到民眾的質疑,繼而開始跟進該公司的各種問題,深入了解這個大型騙局的來龍去脈,展開一場關於科技公司商業機密與公眾知情權的惡鬥。由於伊莉莎白既有政界元老撑腰,又聘請了難纏的律師不停滋擾報館、記者和證人,令整個調查的過程驚心動魄,幸好記者團隊面對恐嚇與威脅仍然頂住壓力,堅持報導真相,最終以一篇文章擊倒了龐大的商業怪獸,令伊莉莎白和她的支持者自食惡果。
草菅人命的事處處都有,官商勾結的勾當無分國界,再精明的長輩都會有錯判形勢的時候,讀這本書除了驚嘆世事離奇,更會刺激關於企業良心、個人誠信、職業操守、傳媒監察等嚴肅議題的思考。所謂真的假不了,假的也真不了,這本書展現了當中的奧妙。
(刊於2019年6月9日澳門日報閱讀時間版)

2019年6月5日 星期三

港珠澳大橋與集體強逼症

首先說明一下,我是港珠澳大橋的受惠者,曾多次使用,甚至在大橋開通不久即買了香港迪士尼樂園的金卡,方便帶小朋友去玩。
不過,在享受大橋的便利時,我又留意一些特殊的現象,像一種集體強逼症,症狀是每當有人提及去香港,在座眾人就會展開逼供:〝甚麼時候去?怎樣去?會不會坐巴士?〞如果當事人說不是乘車而是買了船票,群眾就會大為緊張地追問:〝既然已經了大橋,為甚麼還要搭船?〞如果你說目的地是中環和灣仔,他們會說早點出發再轉乘其他交通工具也可以抵達。如果你說趕時間,他們會把自己花三四個鐘頭才抵達市區的壯舉向你盡情傾訴,然後還是要勸你搭巴士。我見過有老人家嫌澳門的大橋口岸太大,要走太多路,由於本身行動不便,所以選擇乘船。這時候,那些大橋狂熱分子就會動之以利,細說長者乘車優惠的各種好處,為了這一點小便宜,行跛雙腳也值得。
在這些日常小事上,我們會看到一個時代的消逝。現在幾乎每當有人說要乘船去香港,其他人就會群起而攻,有時更會斬釘截鐵:〝有了港珠澳大橋,正常人都不會搭船啦!〞每當見到這類近乎強逼症的言行,就會覺得很恐怖,其實每個人都有自由選擇的權利,每次行程都有不同的情況,以去香港為例,除了水路和陸路,一直以來都有人用直昇機呢!只是大家很少接觸,便自動忽略這個選項。至於那些擁抱大橋的人士,也許並非真正關心人家的行程,說到底只是想當眾吹噓一下自己乘搭〝金巴〞的經驗吧!
在這種小事上,我們可以看到很多人並未學會尊重他人,他們總是人云亦云、自以為是,繼而以友善的方式扼殺他人的選擇。別以為這是無傷大雅,其實殺傷力力驚人,大家都會受影響,不一定會察覺到。
(刊於2019年6月5日澳門日報新園地版一寂之地專欄)

2019年5月29日 星期三

澳門十大邪術

圖片來源
人類心態,千奇百怪。生活在澳門,又特別容易看到詭異的事,相當耐人尋味。
工作場所,永遠存在幾種套路:
1. 要求同事按計劃完成工作,會被說成高壓管治。
2. 向別人提意見,等於跟對方作對。
3. 在會議中談及某人的名字,即被理解成公開批鬥。
4. 在會議中主動說明自己的見解及建議,會被形容為野心太大,只會說不會做,只知突出自己,不理同事感受。
5. 主動檢討工作成效,爭取下次改善,其他人會指責為多此一舉,做壞規矩,不尊重集體努力的成果。任由制度充滿問題也不肯明確各人的具體責任,每次執行工作都互相卸責,那樣才可體現彼此的和諧。
6. 婉拒他人無謂的應酬邀請,可被視為不合作、不合群。
7. 資深同事之間總是互相包庇,即使犯錯也會有其他資深同事代為解釋,全力淡化事件。年輕同事言行稍為破格一點,儘管完全沒有犯錯,也會被小事化大,猛力批評,沒完沒了,直至他完全失去鬥志。
8. 對於弄虛作假或全無事實根據的豪言壯語特別認真看待,但對顯而易見的問題或積少成多的矛盾視而不見避而不談。
9. 總是花很多時間去談論工作,卻不肯認真盡責地完成工作。
10. 凡事先看對方的家庭出身或社團關係,對有背景的人特別寬容,對沒有背景的人特別苛刻。
以上10種行為,出現在其他地方可能不可思議,但在澳門卻行之有效,暢通無阻。想深一層,一些受過教育的成年人終日在這類事情上兜兜轉轉,完全不懂跟自家小圈子以外的人正常溝通,還沾沾自喜,樂此不疲,像不像中了魔咒或邪術呢?
這樣的怪事持續發生,你還指望社會有進步嗎?
算了吧!澳門是一個不必認真的城市,一旦你對人對事太過計較,那些邪術就會令你苦不堪言。
靜靜地觀察,低調地警惕,自會發現當中的樂趣。
(刊於2019年5月29日澳門日報新園地版一寂之地專欄)

2019年5月22日 星期三

不表態的自由

朋友抱怨我在網上發言減少,他們說:〝為甚麼不在朋友圈分享生活點滴?為何臉書不常更新?〞我總是說這個世界已經夠熱鬧了,多我一個不多,少我一個也不少。努力生活是全方位的,不能只限於網上。
其實我早已過了事無大小都要在網上公諸於世的階段,每天花固定的時間看看親戚朋友的分享,避免與大家脫節,已經感到很足夠。如果一有空閒就拿起手機看完又看,或者終日記掛自己的圖文有多少人按讚,挖空心思希望聚集更多網友關注,心情一定會變得難以平靜,寶貴的時間也不知不覺地浪費了。
生活上有很多有意義的事情可以做:準時完成工作、定時整理家居、在廚房磨練技術、多讀幾本書、與愛人談情、陪孩子遊戲……一系列〝正經事〞有待跟進,怎麼還有時間理會網上的閒人閒事?
所謂〝物以類聚,人以群分〞,網上世界尤其如此。你喜歡甚麼、討厭甚麼、支持過誰、反對過誰,其實都在日常的搜尋、按讚、分享等行為上留下蛛絲馬跡,社交平台也會根據你的喜好來提供內容,讓你一直追蹤著感到認同的圖文,然後你就會對抱持其他意見的網友產生反感,對方也會看到你的喜好而對你有所保留,所以網上世界經常會讓人誤以為萬事萬物都非黑即白、壁壘分明,更可怕的是事無大小都要率先表態:你撐誰,你反對甚麼,你是否認同某個議題,似乎都要向全世界交代,以便網友分門別類、彼此監視,甚至互相批判。
自由生活的可貴之處是可以有所選擇,我們可以選擇減少甚至不上網,選擇保護自己和家人的私隱,選擇只瀏覽不表態,選擇在無聊的紛爭中保持沉默和清醒,或者在大是大非面前清楚說明立場和理據。趁大家還有這樣的自由,應該好好珍惜,不要因為不甘寂寞而人云亦云。
(刊於2019年5月22日澳門日報新園地版一寂之地專欄)

2019年5月15日 星期三

復仇

超級英雄電影大行其道,〝復仇者聯盟〞無處不在,但那只是一個為大多數觀眾而設的幻想空間,提供短暫的快感。
回到現實世界,我們自然會發現真正重大的矛盾多是靠談判解決,大人物也知道自己責任重大,不會意氣用事,凡事要經過充分計算,權衡輕重,所以隨意動武,一言不合就反目成仇的事情是很少會出現的。
不過在一些小人物的日常生活中,〝復仇〞的意識相當普遍,人們喜歡為芝麻小事與其他人發生爭執,更會在一些無關重要的討論中仇視持不同意見的人,更恐怖的是〝人以群分〞,看到對方的〝朋友圈〞中有自己討厭的人,便認定對方一定非我族類,應該加以提防甚至全力留難。
更有趣的是某些機構內部充滿新仇舊恨,同儕之間彼此看不順眼,你受不了我的聲線,我很討厭你的髮型,他說的話句句都有挑釁意味,她提的意見其實都在揭其他人的瘡疤。這種〝心病文化〞如果不由源頭解決,其實也很容易擴散,演變成不可收拾的局面,例如你支持的事我就全力反對,你應該做好的環節但為免令我順利而故意做不好,看到他今日意氣風發我覺得不爽,明日就要想幾道難題要令他當眾出醜。因為彼此的自私、短視、低智而導致整個機構充滿怨恨、有仇必報、見不得人好,繼而分黨分派、互扯後腿、互相拖累,消磨大家的意志,這絕對是不道德的。
有時候,這些〝仇人〞之間根本也沒有深仇大恨,只是雙方都欠缺化解矛盾的智慧,有時連表達不滿的勇氣也沒有,寧可暗中以小動作報復而撕裂關係,也不願意秉公辦事,處理問題,到頭來大家都無法過得快樂自在,這又有甚麼好處呢?
與其強調復仇,不如學會感恩,積極合作,彼此尊重,做好正經事,減少是非和怨恨,這樣大家才有機會過得更好吧!
(2019年5月15日澳門日報新園地版一寂之地專欄)

2019年5月8日 星期三

難唸的經

一班〝家長級〞的朋友偶爾聚會,必然會談起就讀小學的子女功課太深,作業及各種活動佔據孩子太多時間,父母督促小朋友溫習時壓力特別太,很容易生氣,有時會影響親子關係,甚至因此而跟伴侶吵架。
澳門的傳統學校仍不脫〝填鴨式〞思維,拼命把大量知識和資料丟給孩子,他們懂不懂,是否學以致用則各安天命,學生成績跟不上卻變成家長的責任,弄得家家都有本難唸的經。
對於這類家長的焦慮與不安,我有一位高學歷而未婚的朋友曾經這樣說:〝我真不明白你們這些家長在焦急什麼?澳門從來都沒有其他大城市普遍存在的競爭環境,你說學歷和見識很重要嗎?但環顧現在社會的主流價值似乎是識人好過識字。你覺得一定要贏在起跑線嗎?但事實證明這個城市有見識、有上進心的人可能都會生活得很痛苦,至少會疲於奔命或心力交瘁。反而那些很平庸、沒有主見、隨波逐流的人,更易得到重用。再退一步想,澳門的失業率那麼低,只要四肢健全,肯投身社會,要找工作根本絕不困難。在這樣的大前提下,家長還要逼小朋友做尖子,妄想他們學會十八般武藝,是否有點不切實際呢?〞朋友的分析旨在說明教育理想是一回事,現實情況又是另外一回事,強逼小朋友追求高分再高分,也許只是為了虛名。
不過家長們又未必會這麼理智,我見過孩子測驗八十八分也被媽媽辱罵是白痴,也有人因為幫子女溫習遇上困難而情緒失控,更有一些家長對於他人的評論特別敏感,旁人就其子女的言行閒話一句,就足令這一家人幾日不得安寧。也許,以上困境都是出於自身修養不足、定力不夠,繼而把內心的不安呈現在教養孩子的事情上。如果真的為孩子好,這些行為都值得檢討的。
(刊於2019年5 月8日澳門日報新園地版一寂之地專欄)

2019年5月1日 星期三

996

阿里巴巴創始人馬雲,近來公開推崇〝996〞工作制,還說能做996是一種巨大的福報,〝很多公司、很多人想996都沒有機會〞,引起國際討論,有人以為這是大企業家口出狂言,但也有人為老闆護航,認為這是追求卓越,不想被淘汰就只能加倍努力。
所謂996,指的是每天早上9時到晚上9時一直工作,每週工作6天。這種鼓吹為工作奉獻大部份時間的〝制度〞,其實是很多大企業要求員工瘋狂加班的延伸,無論有沒有這個制度,很多人實際上已經在996了,只是一旦這種工作制變成潮流,大大小小的老闆就會以此為最低標準,甚至成為明確的入職條件。幸好大老闆此言一出,網民普遍反對,國際迴響激烈,其他巨企也就不敢輕舉妄動了。
追求業績增長的方法有很多,但剝削員工的時間,漠視人家的基本權利,並不是長遠之計,稍具常識的人都知道人類的體力和專注力都是有限的,勉強把員工長時間困在公司內,也不代表他們整天都在努力,反而有機會令大家養成拖延的習慣,甚至因工時太長而產生情緒病或影響與家人的關係。簡單來說只會令老闆自己覺得爽,無論對企業還是員工都未必有好處。
一間真正成熟的企業不可能單靠壓迫員工來維持發展,反而應該充分尊重同事的私人時間,鼓勵他們在努力工作之餘,也要把家人照顧好,善盡社會責任。這樣大家才會產生歸屬感,積極為公司奮鬥。
澳門是一個24小時運作的旅遊城市,有些工種也是每日工作8小時以上,甚至有比996更〝進取〞的工作制,而且他們一般請假困難,制度苛刻,也沒有公平公正可言,只是很少人會關注這些勞動者的權益,每當發生問題,大家都會很有默契地說:〝食得鹹魚就要抵得渴〞。
然而,多食鹹魚是會生癌的,說這種話的人,真是惡毒啊!
(刊於2019年5月1日澳門日報新園地版一寂之地專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