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5月22日 星期三

不表態的自由

朋友抱怨我在網上發言減少,他們說:〝為甚麼不在朋友圈分享生活點滴?為何臉書不常更新?〞我總是說這個世界已經夠熱鬧了,多我一個不多,少我一個也不少。努力生活是全方位的,不能只限於網上。
其實我早已過了事無大小都要在網上公諸於世的階段,每天花固定的時間看看親戚朋友的分享,避免與大家脫節,已經感到很足夠。如果一有空閒就拿起手機看完又看,或者終日記掛自己的圖文有多少人按讚,挖空心思希望聚集更多網友關注,心情一定會變得難以平靜,寶貴的時間也不知不覺地浪費了。
生活上有很多有意義的事情可以做:準時完成工作、定時整理家居、在廚房磨練技術、多讀幾本書、與愛人談情、陪孩子遊戲……一系列〝正經事〞有待跟進,怎麼還有時間理會網上的閒人閒事?
所謂〝物以類聚,人以群分〞,網上世界尤其如此。你喜歡甚麼、討厭甚麼、支持過誰、反對過誰,其實都在日常的搜尋、按讚、分享等行為上留下蛛絲馬跡,社交平台也會根據你的喜好來提供內容,讓你一直追蹤著感到認同的圖文,然後你就會對抱持其他意見的網友產生反感,對方也會看到你的喜好而對你有所保留,所以網上世界經常會讓人誤以為萬事萬物都非黑即白、壁壘分明,更可怕的是事無大小都要率先表態:你撐誰,你反對甚麼,你是否認同某個議題,似乎都要向全世界交代,以便網友分門別類、彼此監視,甚至互相批判。
自由生活的可貴之處是可以有所選擇,我們可以選擇減少甚至不上網,選擇保護自己和家人的私隱,選擇只瀏覽不表態,選擇在無聊的紛爭中保持沉默和清醒,或者在大是大非面前清楚說明立場和理據。趁大家還有這樣的自由,應該好好珍惜,不要因為不甘寂寞而人云亦云。
(刊於2019年5月22日澳門日報新園地版一寂之地專欄)

2019年5月15日 星期三

復仇

超級英雄電影大行其道,〝復仇者聯盟〞無處不在,但那只是一個為大多數觀眾而設的幻想空間,提供短暫的快感。
回到現實世界,我們自然會發現真正重大的矛盾多是靠談判解決,大人物也知道自己責任重大,不會意氣用事,凡事要經過充分計算,權衡輕重,所以隨意動武,一言不合就反目成仇的事情是很少會出現的。
不過在一些小人物的日常生活中,〝復仇〞的意識相當普遍,人們喜歡為芝麻小事與其他人發生爭執,更會在一些無關重要的討論中仇視持不同意見的人,更恐怖的是〝人以群分〞,看到對方的〝朋友圈〞中有自己討厭的人,便認定對方一定非我族類,應該加以提防甚至全力留難。
更有趣的是某些機構內部充滿新仇舊恨,同儕之間彼此看不順眼,你受不了我的聲線,我很討厭你的髮型,他說的話句句都有挑釁意味,她提的意見其實都在揭其他人的瘡疤。這種〝心病文化〞如果不由源頭解決,其實也很容易擴散,演變成不可收拾的局面,例如你支持的事我就全力反對,你應該做好的環節但為免令我順利而故意做不好,看到他今日意氣風發我覺得不爽,明日就要想幾道難題要令他當眾出醜。因為彼此的自私、短視、低智而導致整個機構充滿怨恨、有仇必報、見不得人好,繼而分黨分派、互扯後腿、互相拖累,消磨大家的意志,這絕對是不道德的。
有時候,這些〝仇人〞之間根本也沒有深仇大恨,只是雙方都欠缺化解矛盾的智慧,有時連表達不滿的勇氣也沒有,寧可暗中以小動作報復而撕裂關係,也不願意秉公辦事,處理問題,到頭來大家都無法過得快樂自在,這又有甚麼好處呢?
與其強調復仇,不如學會感恩,積極合作,彼此尊重,做好正經事,減少是非和怨恨,這樣大家才有機會過得更好吧!
(2019年5月15日澳門日報新園地版一寂之地專欄)

2019年5月8日 星期三

難唸的經

一班〝家長級〞的朋友偶爾聚會,必然會談起就讀小學的子女功課太深,作業及各種活動佔據孩子太多時間,父母督促小朋友溫習時壓力特別太,很容易生氣,有時會影響親子關係,甚至因此而跟伴侶吵架。
澳門的傳統學校仍不脫〝填鴨式〞思維,拼命把大量知識和資料丟給孩子,他們懂不懂,是否學以致用則各安天命,學生成績跟不上卻變成家長的責任,弄得家家都有本難唸的經。
對於這類家長的焦慮與不安,我有一位高學歷而未婚的朋友曾經這樣說:〝我真不明白你們這些家長在焦急什麼?澳門從來都沒有其他大城市普遍存在的競爭環境,你說學歷和見識很重要嗎?但環顧現在社會的主流價值似乎是識人好過識字。你覺得一定要贏在起跑線嗎?但事實證明這個城市有見識、有上進心的人可能都會生活得很痛苦,至少會疲於奔命或心力交瘁。反而那些很平庸、沒有主見、隨波逐流的人,更易得到重用。再退一步想,澳門的失業率那麼低,只要四肢健全,肯投身社會,要找工作根本絕不困難。在這樣的大前提下,家長還要逼小朋友做尖子,妄想他們學會十八般武藝,是否有點不切實際呢?〞朋友的分析旨在說明教育理想是一回事,現實情況又是另外一回事,強逼小朋友追求高分再高分,也許只是為了虛名。
不過家長們又未必會這麼理智,我見過孩子測驗八十八分也被媽媽辱罵是白痴,也有人因為幫子女溫習遇上困難而情緒失控,更有一些家長對於他人的評論特別敏感,旁人就其子女的言行閒話一句,就足令這一家人幾日不得安寧。也許,以上困境都是出於自身修養不足、定力不夠,繼而把內心的不安呈現在教養孩子的事情上。如果真的為孩子好,這些行為都值得檢討的。
(刊於2019年5 月8日澳門日報新園地版一寂之地專欄)

2019年5月1日 星期三

996

阿里巴巴創始人馬雲,近來公開推崇〝996〞工作制,還說能做996是一種巨大的福報,〝很多公司、很多人想996都沒有機會〞,引起國際討論,有人以為這是大企業家口出狂言,但也有人為老闆護航,認為這是追求卓越,不想被淘汰就只能加倍努力。
所謂996,指的是每天早上9時到晚上9時一直工作,每週工作6天。這種鼓吹為工作奉獻大部份時間的〝制度〞,其實是很多大企業要求員工瘋狂加班的延伸,無論有沒有這個制度,很多人實際上已經在996了,只是一旦這種工作制變成潮流,大大小小的老闆就會以此為最低標準,甚至成為明確的入職條件。幸好大老闆此言一出,網民普遍反對,國際迴響激烈,其他巨企也就不敢輕舉妄動了。
追求業績增長的方法有很多,但剝削員工的時間,漠視人家的基本權利,並不是長遠之計,稍具常識的人都知道人類的體力和專注力都是有限的,勉強把員工長時間困在公司內,也不代表他們整天都在努力,反而有機會令大家養成拖延的習慣,甚至因工時太長而產生情緒病或影響與家人的關係。簡單來說只會令老闆自己覺得爽,無論對企業還是員工都未必有好處。
一間真正成熟的企業不可能單靠壓迫員工來維持發展,反而應該充分尊重同事的私人時間,鼓勵他們在努力工作之餘,也要把家人照顧好,善盡社會責任。這樣大家才會產生歸屬感,積極為公司奮鬥。
澳門是一個24小時運作的旅遊城市,有些工種也是每日工作8小時以上,甚至有比996更〝進取〞的工作制,而且他們一般請假困難,制度苛刻,也沒有公平公正可言,只是很少人會關注這些勞動者的權益,每當發生問題,大家都會很有默契地說:〝食得鹹魚就要抵得渴〞。
然而,多食鹹魚是會生癌的,說這種話的人,真是惡毒啊!
(刊於2019年5月1日澳門日報新園地版一寂之地專欄)

2019年4月28日 星期日

大象席地而坐

在戀愛電影館看了《大象席地而坐》,心情相當複雜。一方面為中國出現如此優秀的年輕導演而感到驚訝,電影的劇本很精密也很精彩,導演的安排與調度也異常出色,四小時的電影有條不紊地拍出男女老幼的躁動不安,那種結構嚴謹,以小見大的氣魄,令我想起第一次看《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的激動心情,胡波導演,將來很可能會有不下於楊德昌的成就。
另一方面,《大象席地而坐》中的每個角色都面臨生活壓力與一堆難以解決的人際關係糾紛,人生都看不見前景,影片雖不致於完全絕望,但全片瀰漫著一種憂愁與鬱悶,令人揮之不去,一面看一面感到難過,而更難過的是,入場的觀眾其實都知道在這電影中身兼導演、編劇、剪接的胡波來不及看見電影公映,已經輕生了。據一些報導與網文描述,他臨死前因不肯把《大象席地而坐》由四小時剪成兩小時而跟片商鬧得不愉快,事件未解決,他卻突然自殺了。29歲的一代電影奇才,就這樣一閃而逝。相信任何看過《大象席地而坐》的觀眾,都會明白胡波的堅持有道理,如果剪到只剩兩小時,這部電影是會面目全非的。
這部電影的好,不只是把四個人物在一天之內的互相交錯、彼此影響的故事拍得引人入勝,更難得的是胡波透過影片灰暗氛圍,讓觀眾直面這幾個人物的內心世界,感受他們面對的壓抑與荒謬,同時也理解他們的憤怒與無助,電影以非常寫實的方式描繪中國社會的基層人物,似乎每一個人都很野蠻,人們主要的生活追求不是錢就是權,就算面對家人,也是以利益先行,親情也變得功利,可能正因為太多人找不到安身立命之處,因此心中都很虛怯,體現在日常生活就是無法以同理心與人溝通交流,動不動就要吵架或者打架,於是所有人都活得欠缺安全感。胡波的厲害,除了拍出這樣一個最荒誕卻又最真實的城市環境,更以四個人物的故事拍出一種不肯妥協的反抗,即使無法把問題消滅,他們至少曾經想過離開,拒絕跟隨既定的方向走上絕路。
然而,更令人感到難過的是導演雖然年輕,但早已看破世情,他要拍的原來也不是反抗和出走,他的角色最後也知道〝這個世界其實是一片荒原〞,無論走到哪裡,結果都是一樣的。這種悲觀的調子在影片中極易引起共鳴,因為大家都會明白他說的是真話,他身處的國度的確是這樣,於是他用巧妙的角度來揭穿謊言,當中隱藏了對現實生活強烈的控訴,只是他用高明的故事包裝得很好,也不會像通俗劇一般要透過角色的對白明確說出來,但用心看戲的觀眾,應該都能感受得到。
今次有幸能在銀幕看這電影,實在要感謝戀愛電影館為澳門觀眾爭取播放。其實在看戲前一星期,我在台北買了這電影的DVD,事實證明我去戲院看是正確的,四小時沒有冷場而且完全投入在電影的世界(甚至之後整晚都走不出來),這種經驗並不多見,手邊有DVD又可以隨時重溫。胡波這齣電影真的是以生命投入才得以完成和面世的,拍得這麼動人,大家真的應該好好享受和尊重這電影。

2019年4月24日 星期三

抄襲

特別喜歡留意關於〝抄襲〞的趣聞。誰抄誰?怎樣被發現?各界如何評價?被抄者有何感受?抄襲者怎麼回應?一宗抄襲事件如何影響個人或機構的聲譽?這些過程真的很值得關注,當中必有發人深省的地方。
澳門近年崇尚〝文化創意〞,每年在這方面投入大量資源,據說要發展成〝產業〞,經常有〝文創業界〞人士努力推廣,聲勢都很浩大,令人留下澳門有很多創意人才的印象。然而,每隔一段日子,小城就會出現一些抄襲事件,不管是文章、影片、設計、音樂,讓人衷心讚嘆的比較少,被人懷疑或揭發抄襲的卻很多。儘管當事人或主辦單位有時堅決否認,被抄襲的前輩高手多數也大人有大量,不會認真追究,但這種事情頻繁發生,總是跟〝文化創意〞的發展方向有點落差,而且會令公眾產生本地人才創意不足、力有不逮的感覺。
可能有人會說,其實抄襲也是一種〝致敬〞,全因對某人的作品過於著迷,終日幻想能創作出一模一樣的傑作,反正本地也嚴重欠缺有識之士,姑且抄它一次,又有何不可?不過,抄襲這回事,真的會上癮,抄過一次,沒被揭穿,便以為可以一直抄下去,泥足深陷,終有一日被全面揭發,到時後悔已經太遲。
亦有一些被懷疑抄襲的人會理直氣壯地回應說:〝只是參考了人家的風格,並沒有細緻地抄襲。〞這樣解釋真的有用嗎?倘若事情沒有被揭發,這件作品就會被說成〝原創〞,除了獲得報酬,可能也會得到讚賞。但如果真的只是參考,他們會主動說明向前輩高手〝致敬〞的〝心意〞嗎?既然沒有對大家坦白,惹人懷疑也是應得的結果吧!
創作是難度很高的事情,如果沒有真本事,乾脆承認好了。千萬不要心存僥倖,自欺欺人,以為可以魚目混珠。
(刊於2019年4月24日澳門日報新園地版一寂之地專欄)

2019年4月17日 星期三

免費資訊的未來

鄰埠某傳媒近日一改以往網上新聞免費看的安排,推行會員制,需要提供個人資料及登記成為會員方可瀏覽。這時大家才發現本澳有不少人長期在追看這家媒體,只是平時不動聲色,現在每次都要登入,他們才高呼感到不便。
但話說回來,天下間真的沒有免費的午餐,人家經營也要成本,免費讓讀者閱讀也只是競爭手段,一旦入不敷支,改變策略也是可以理解的。在這過程中,這家媒體可能留住了一批忠實支持者,但也同時會跟一些怕麻煩或堅持只看免費資訊的讀者告別。
回想當初大家放棄買報紙,改以手機瀏覽,除了貪方便,主要媒體推出網上版免費看也是一個很重要的因素。其實這種安排也徹底改變了很多人接收資訊的方式,人們不但習慣了不付錢看新聞資訊,還會反過來取笑或質疑那些仍然會購買及閱讀紙本的人。這種觀念一旦根深柢蒂固,傳統報章雜誌便不免要步入寒冬。現在有很多人甚至連手機新聞也不看了,只關注幾名所謂KOL的社交平台便自以為盡知天下事。
正因為大多數人接收資訊的來源不是擴寬而是收窄,不是追求公正持平而是趨向預設了的立場與偏見。所以近年人們對於時事新聞都有極端的反應,有些人是極度冷感堅決不聞不問不關心。有些人則極之狂熱,很容易受報導影響情緒,加上每日都在網上的同溫層圍爐取暖,觀念變得偏激,謾罵變成自然反應,客觀討論和理性分析都距離大家越來越遠。這些可能都是傳媒生態改變對社會大眾日常生活的實質影響,只是很少人會察覺當中的微妙變化。
免費資訊泛濫,有時也令人選擇困難。如果將來流行付費看新聞,傳媒的取態亦會受訂閱者的需求所影響,這個變化的過程值得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