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9月13日 星期三

請踴躍投票

 
圖片來源:新聞局

 
“真係好煩,每個組別都差唔多,我唔識點揀,投咗又有咩用?可以改變到個社會咩?可以動搖到遊戲規則咩?

“四年一度扮嘢大賽又開始,投票之前咩都答應,投完之後一直冇影,翻查過去議會嘅紀錄仲教識我咩叫知人口面不知心,好多人大大聲講嘅係一套,實際做嘅可能係另外嗰套,真係傷盡支持者個心呀!

“一個颱風令我家園盡毀,幾個星期之內見盡呢個城市嘅荒謬,今次投票唔需要人教,唔需要猶豫,我只要令澳門變好。”

朋友話,邊個爭取派更多錢就支持邊個!計我話,伸手問人要錢真係難聽過粗口,稍為有理智嘅人諗嘢都唔會咁簡單,我何必要支持一個水平仲低過我嘅人呀,淨係識得嗌派錢我自己嗌都得啦,要搵食唔該用吓腦啦!”

你唔覺得好好睇咩,選舉論壇真係好精彩呀,要學識有學識,要演技有演技,又有人身攻擊,又有潑婦罵街,網上爆料夠精彩,抺黑手段夠刺激,仲有大量單單打打互相批判,最啱嗰班又要睇又要鬧嘅網民啦,真係好睇過師奶劇囉!”

選舉在即,有人真心投入,有人冷嘲熱諷,相信大家都耳聞目睹不少這類“真知灼見”吧!

我有時真的不知道澳門人對於選舉的態度算是世故還是天真,到底是世事都被他們看透了,抑或有太多人傻傻地分不清選舉是怎樣一回事?從前,每到選舉宣傳期我可能會變得很熱血,或者很憂心,總之會一直關注著我所看到的形勢變化。不過近年對網上事事要先表態的風氣有點不以為然,也明白政治是眾人的事,每個人都可以為自己想達到的目的作出選擇,也就學會冷靜下來,多看多聽多關心,但少講為妙。

不管你是否相信這場選舉可以選賢與能,九月十七日這件大事還是會如期舉行,與其不聞不問或者聽人擺布亂投一通,不如趁還有時間認真研究一下各候選組別的能力和主張。如果還有餘力,請呼籲家人朋友踴躍投票。大家都不要看輕自己手中的一票,也許你不馬虎投票的一點點力量,真的可以為澳門帶來改變呢!
 
(刊於2017年9月13日澳門日報新園地)

2017年9月6日 星期三

水浸往事

圖片來源:http://www.bbc.com/zhongwen/trad/chinese-news-41035211
 
颱風天鴿吹襲澳門之後,市面一片狼藉,恢復需要時間,面這場災,大家心裡都很難過。家中長輩在留意內港水浸災情之餘,不時自言自語:〝幾十年來都是這樣子!人早就知道這區會水浸,幾十年來都沒有辨法。〞老人家忽然關了電視,呷一口茶,憶述四十多年前的一段水浸經歷。
 
當年我們新婚不久,住在提督馬路,那時該區近海不多晚上還有牛群在馬路上行走,跟現在相比,是另一個天地有一日聽到街坊奔走相告,都說當晚會有大水來襲,這一區快將水浸,叫我們早點提防。當時的通訊不發達,也沒有正式發報的訊息,只是街坊鄰里口耳相傳,我們也剛搬進這區,不知如何應對,但看到大家都沒有質疑那個傳言,我們也不能掉以輕心,於是關好門窗,跑到親戚的家暫住一晚,翌日看新聞,內港一帶果然有水浸,他們說那些水都是從坑渠內湧出來的,真是防不勝防唉,這樣的水患,幾十年前已經存在,幾十年來都沒有改變在妥善解決水浸問題之前,怎能建那麼多高樓?怎能讓這麼多人搬進這個水浸區?
 
那是老澳門對內港區的深刻印象,令我驚訝的是幾十年前的澳門人真正具備危機意識,那是一個動盪不安的年代,沒有人會相信世界上有什麼蓮花寶地,人們只會盡一切努力勇敢生存,澳葡政府的管治又不算開明,人們不敢心存僥,遇不但會想方設法避免危險,還會守望相助減少損失。長輩又從手機收到風災的消息,看到有人遇難,而是早年認的街坊禁不住搖頭嘆息:〝為什麼沒有人通知他們要逃生?只要及時發出警告,他們就不會留在那裡。為什麼不能發個短訊或者響個警報呢?〞長輩再呻一口茶,說到歷年來水浸的往事,說到以前十號風球會聽到警報的記憶,窗外幾番風雨,陳年往事如烟如夢。
 
澳門早已蛻變成名滿天下的賭城,庫房收入水漲船高,據說這裡有很多很有智慧的精英人才,專家學者又學富五車,各種優勢多得說不完記不清。長輩終宵輾轉難眠,喃喃自語:〝這班街坊死得太慘太慘了!
 
(刊於2017年9月6日澳門日報新園地)

2017年8月30日 星期三

風雨過後



天鴿風災重創澳門,除了人命傷亡和經,颱還令很多平時隱而不見的問題一一浮現。原來我們的城市在金光璀璨的繁榮背後,竟是如此脆弱,無論軟件和硬件都這不可靠。

風災之後最水深火熱的頭一兩天,我和很多人一樣,很不安,很心痛,然後陸續看到各區受災的情境內港一發生奪命水浸令多人遇難,又有很多澳門人在風雨之中家園被毀加上大規模斷電斷水的煎熬大家前所未有的徬無助,那種不滿和憤怒,筆墨難以形容。


幸好網絡發達和近年〝自己的城市自己救〞的意識抬頭,在八月廿三、廿四日市面混亂無序的艱難時刻,不少澳門人開發揮同舟共濟的精神,自發組織和安排各種小規模的互災行動,小城年輕一代正體驗了危急關頭團結自救的民間智慧,這些可愛的澳人不但出錢出力用心用腦頂住了無情的風災同時在最黑的日子為小城注入新的動力了民心相信他們日後對於這個城市必會有更強的關懷與熱愛。

 其後當局漸漸發揮公共資源的力量,駐澳部隊加入協助清理災區,小城在短時間內又面臨颱帕卡的吹襲,此時官方部隊民間不同組都群策群力,全城集中力回復市面正常運作,同時全方位做好防風工作,盡力令帕卡的破壞減到最低。


 如今回望這段風風雨雨的日子,最令人難過的始終是人命傷亡慘重,絕對是血的教訓最憤怒的當然是氣象台失職,令很多人面對強風而毫無防備,甚至因為太遲掛風球而冒險上班,令市面更為混亂。最一目了然的是城市基礎建設的質量問題,經此一役,還可以不對症下藥、全面檢討嗎?有一句名言說:〝水退時就知道誰沒穿褲子游泳〞,今次風災之後,大家都看得夠清楚了,如何重建信心,真是個大問題呢!

 八月廿四日早上,我在臉書寫了這段個人感想: 〝昔日的澳門被天鴿吹走了,澳門人可以覺醒嗎?大家有沒有力量一改從前的怯懦,一起建設新的澳門呢?〞希望所有澳門人都記住這幾日熱血抗災的心情,這是我們的家,風雨過後大家一定要把她變得比從前更好。

(刊於2017年8月30日澳門日報新園地)


2017年8月26日 星期六

重整家園

終於回家了。
在滯留外地期間,我和太太一直在思考,如果當日我們留在家中,是否可以挽救窗子呢?當然有可能挽救,但也有可能產生另一些意外,或者大受驚嚇,總之,一點財物損失真的不要太在意,平安就好了。
睡房被毀,昨晚只能睡在女兒房間的地板上,家人為我準備了一張軟墊,大家都擔心我睡得不好,但其實已經沒有其他辦法了。於是我總想起小時候我到外婆家小住時,也是用一張軟墊睡在地上的,我覺得我可以憑這兒時回憶,支撐住這一段不易過的日子。
女兒回到家中,其實有點心靈震撼,我只能跟她說一切都過去了,我們會把壞了的東西修理好的。她一直記掛自己的幼稚園,很擔心操場的設施,也不想學校的大樹被吹倒,然後她一直跟我講校園生活點滴,有些我也是第一次聽的,我不敢上網找相片給她看,只能說大家會一起努力把一切問題處理好的。
另外,告訴大家一個奇蹟,我的書房在今次事件中安然無損,我覺得,這是上天手下留情了。
我們回來了,就由今天開始重整家園吧!

2017年8月16日 星期三

大人的生活


某日,突然覺得自己變得很老很老了,莫名哀慟。漸漸發現,周遭很多成年人原來還未長大,或者一直在拒絕做大人,都把幼稚行為視作理所當然,有趣又可笑,叫人嘖嘖稱奇。

有些人一把年紀,還終日生活在父的陰影下,除了當個乖寶寶便沒有其他出路,一生的旅程都要依循家人代為設定的路線圖他們也許亦自以為高人一等,但這類小姐少爺畢竟只能擔當花瓶或傀儡,一旦沒有人服侍就會原形畢露,比大部分普通人更糊塗。

大家身邊總有些人長年活在卡通片的夢幻世界,即使已經生兒育女,仍然熱衷裝可愛,樂於做個未長大的快有時會以小學生的思維來處理職場上的人際關係,只能跟自己認定是朋友的人談話交流,又會帶頭杯葛不算是朋友的工作伙伴。他也善於搬弄是非,挑起矛盾,總之就是無法以成熟的態度處事,更缺乏為大局著想的敬業精神。然而,由於欠缺做壞事的膽識和魄力,嚴格來說他們都不算是壞人,只是尚未學會以大人的作風應對問題吧!

高等教普及了讀過大學或學歷更高的人理應處事成熟,在澳,不少有識之士都患上了幼稚病最普的是沒有主見,要做決時只懂快龜縮或逃離現場,一點擔當都沒有,像未讀完書的小孩子。至於心胸狹窄,見不得人好容易妒忌,做事馬虎,面對困難一直拖延和推卸責任等不成熟行為,更是不分階,隨處可見,似乎是這個城市的主流辦事作風。

最叫人難過的是心智不健全的人永不知道自己的幼稚表現有多糟糕,他們甚至會天真地認為大人的生活就是這樣糊裡糊塗。

在外人看來,這裡的確是樂土,無論做什麼都不會太認真,又缺乏有主見、有想法、有要求的人,很多人毫無建樹得過且過都能討生活,競爭意識又低,都像長不大的小朋友,三言兩語就會被忽悠過去了,實在太好玩。

我渴望見到更多人學會過大人的生活,大家做人做事成熟一點,社會才會進步啊!

(刊於2017年8月16日澳門日報新園地)


2017年8月14日 星期一

悟空傳


看《悟空傳》,實在喜出望外,郭子健導演拍出超級熱血的孫悟空,故事嵌入不畏強權、頑強抗爭的意識,今時今日更顯得可貴。

故事中的花果山究竟代表什麼?孫悟空的反抗為何重要?不同的人自會看出不同的解讀,我佩服郭導演貫徹《打擂台》以來的勵志精神,即使拍這類大製作也沒有迷失自我,堅持令作品言之有物,還在技術上精益求精,個人認為這是近年類似題材電影中最值得支持的一部,看到結局時確有熱血沸騰之感啊!

2017年8月9日 星期三

騙局的狂歡


近來澳門人的共同話題,肯定是無日無之的電話行騙事件。由於這一波詐騙浪潮覆蓋範圍很廣,大多數有手機的人都或多或少接觸到,大家又不時聽聞有人不慎被騙損失慘重的消息,人們的注意力難免會集中在這件事情上,而且衍生出意想不到的討論氣氛。

最初,大家的生活受到騷擾,可能會發點牢騷,很多人雖然沒有受騙,但會把事發經過寫出來與網友分享,希望親友小心提防。後來,接到詐騙電話的人多了,被騷擾的經驗帶來另類快感,於是沒有收到來電的人竟會慨嘆自己不被重視。再過一兩天,收到詐騙電話的人居然會表現出身份地位被肯定的興奮,半開玩笑的說自己終於可以安心。這段期間人們見面時除了會提及電話騙案的猖獗,更會嘲笑那些不幸被騙、損失金錢的人,大家會說這些人蠢,罵這些人不看新聞,甚至認為這樣的笨人活該被騙,他說起人家的慘事時還充滿優越感。

這個星期我默默看著人們對電騙局的反應,那種樂觀和包容,加上在網上的狂歡與炫耀,實在越看越不安。原來大家可以這麼快就接受了一項影響大眾的詐騙行為,在這件事情上,沒有多少人感到憤怒,只有個別人士會想辦法拖延騙徒增加他們行騙的成本,更多人在一開始就決定要苦中作樂,只要自己沒有被騙,人們還可以盡情批判那些受害者,在荒的環中保持自我感覺良好。這時候人們不但已失去了同情心,看來連最基本的善惡觀念都忘記了。


也許,生活在這個城市的人早已習慣以這種沒有底線的方式接受各種不合理的事物,所以有人批評的士服務很差時,他們會取笑乘的士的本地人。所以有人遇上醫療事故抱憾終生,他們又會嘲笑病人和家屬本來就不應相信某些醫院。我當然明白這類冷言冷語背後埋藏了更大的恐懼和悲哀,但如果毫無底線樂觀與包容慢慢變成這城市的核心價值,遇到任何問題都只會用節節敗退的阿Q精神來應對,誰還可以獨善其身?還有多少事可以事不關己呢?

(刊於2017年8月9日澳門日報新園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