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2月13日 星期三

我沒有罵人

偶然會在街上被讀者朋友認出來,他們一般都很友善,有些還會鼓勵我努力寫作,並要求我加大力度罵人。
寫作永遠都要精益求精,不努力也不行。至於罵人,其實不是我的風格,當中一定是有誤會了。
其實,我是不主張罵人的,也不會指名道姓攻擊任何人,這是因為人家做了錯事,大家都會看到,我沒有責任教好他的,他也沒有交學費吧!在澳門街,罵了權貴可能後患無窮,罵地位低的人自己亦有失身份,何必呢?
所以,我根本不會罵人。
然而,有些朋友真的會以敢不敢罵人作為判斷文章優劣的標準。於是,當他們讀到我分享的生活觀察、社會現象,或者有澳門特色的可笑事情,往往會發揮聯想,對號入座,然後說我罵得好,還希望我〝加大力度〞。其實都是他們的詮釋吧!
當然,讀者的要求無比嚴厲,有時候我寫得不合他們心意,他們也會反映:這篇不痛不癢,那篇不夠深度,簡直是恨鐵不成鋼。但也有一些朋友喜歡閱讀和風細雨、含情脈脈的文章,他們也會要求我不要事事激動,不要變成新聞版的迴音壁。這時候,我總是深深感受到讀者真可愛,有大家的鞭策,真是一種幸福。
由於常被誤會成罵人,所以討厭我的人也有不少,網上留言的冷嘲熱諷都是零成本的,千奇百怪的意見往往看得我一頭霧水。幸好在街上遇到的讀者朋友都彬彬有禮,談吐斯文。
在一個講求和諧的小城市,與素未謀面的朋友以文字結緣,友善交流,是知音也好,是誤解也罷,其實都是難得的相逢,笑一笑就過去了。與讀者互動,至少讓我知道每個星期的書寫是有意義的,<新園地>的影響力,無遠弗屆。
我沒有罵人,只想把見聞和想法寫下來,為讀者朋友提供副刊小文章應有的趣味,於願已足。
(刊於2019年2月13日澳門日報新園地版一寂之地專欄)

2019年2月10日 星期日

四個春天

早前讀報,看到今年“春節運輸”啟動的情況,當局預計接送旅客將達三十億人次,再創歷史新高。
過年回家對中國人來說是大事,千千萬萬個在城市打工的兒女都在這段日子返回家鄉與親人團聚,當中必然有不少波折,很多故事。
在澳門成長的朋友,家人都近在咫尺,可能難以理解人家每年回家的重大意義。最近在戀愛電影館看了紀錄片《四個春天》,十分喜歡,導演花了四年時間,拍下自己父母每年迎接孩子歸來的情況,他們如何準備年夜飯,怎樣寫揮春,跟子女閒聊,看春節晚會,一切都是生活的日常,但因為是春節,子女在場令兩老滿懷安慰,這些簡單的細節又變得別具意義。
有別於一些預設立場,立心反映社會問題或探討敏感議題的紀錄片,陸廣屹導演拍片的動機比較單純,他只想保存自己的家事,但無意中拍出很多中國家庭都在努力追求的幸福狀態:父母相親相愛,兒女自立自強,一家人團結和睦,一人有事全體出動支援,團聚在一起時保持尊重與和氣,全片沒有一句互相挑剔或指責的話,難怪他們每次過年或外遊都開心得要拍攝紀錄,妥善保管。成為家族記憶的寶庫。
當大家以為這麼幸福美滿的一家人理應無憂無愁,影片卻忠實地紀錄這個快樂之家如何面對命運無常、生離死別的大考驗,由於一切都是真的,我相信所有觀眾在看到這家人的遭遇時,都會想到類似的事情,自己終有一天也要面對這樣的考驗,然後就會想一想如何珍惜相聚的時光。
由於社會體制與文化的差異,港澳有很多朋友看到國內民眾時總是心存偏見。透過這部關於親情的紀錄片,應該可以加深了解平民大眾的生活,其實彼此有很多情感與想法是共通的,只是客觀環境與表達方式有點不同吧!
(刊於2019年2月6日澳門日報新園地版一寂之地專欄)

2019年1月30日 星期三

以膚淺為榮

很多事情的表象,掩蓋了可笑的真相,一旦認真想一想,大家都會意外吃驚。
每當電視播放新晉歌手在演出,某些觀眾就會以權威的口吻大聲批評說:〝不知所謂,完全不知他們唱甚麼,長相又差,真是一群垃圾。〞
真相其實是這些人欠缺接受新事物的能力,未了解先謾罵,還以自己的膚淺無知為榮。
知道年輕小輩喜歡讀書寫作,總有一些有見地的親友會語重心長地勸告:〝能學會寫應用文就夠了,寫詩寫小說都不能賣錢,只會餓死,你自己餓死事小,浪費了父母的供書教學就是不孝了!〞
講得出這類恐嚇說話的親友通常學識不高,井底之蛙向別人提供的最佳意見就是不要搞那麼多了,跟他一起做井底之蛙也可以快樂生存。他們其實很擔心人家的孩子真的會名成利就,一飛沖天。
在職場上,每當出現新制度、新措施,資深的同事往往誓死抵抗:〝為改而改,完全沒有作用,決策者根本不知道前線的情況,人家批評幾句就要改,真是多此一舉。〞
澳門街很多事情停滯不前,都跟這種執行人員心理上熱衷懷舊,愛面子不肯改進,操作上陽奉陰違的特殊文化息息相關,而且他們的影響力相當驚人,往往能有力地阻礙新思維,扭曲新做法,又會在佔盡便宜之後反過來指責推動改革的人只會說不會做。也許因為庸才當道,這個社會的人才也就很難找到發揮所長的空間了。
大家不妨再留意一下,市面上真的有很多大人的口頭禪是:〝我唔知!我唔識!我唔理!〞說得振振有詞,好像這樣一說即可置身事外,然後就理直氣壯地以不知不懂不理的態度去處理問題,結果當然是陷入兜兜轉轉浪費時間的深淵。
一個人以膚淺為榮固然很荒謬,但當這樣的心態變成潮流,就是一個時代的悲哀了。
(刊於2019年1月30日澳門日報新園地版一寂之地專欄)

2019年1月23日 星期三

危險駕駛

圖片來源
大家都知道,澳門人多車多,道路工程無日無之,交通總是很混亂。
也許很多人都以為這種事習慣了就好,只是小小的不便,沒有必要抱怨吧!然而,這種民生問題其實每天都在影響我們的生活,出行的種種困難更會直接牽動我們的情緒。
你有沒有發現,每日上班下班時,人們都會特別急躁?如果你是駕駛人士,只要在市內主要街頭行駛一段時間,必會遇上令你生氣的事情。亂過馬路的行人,一邊玩手機一邊慢駛的司機,自私地亂停亂泊的車輛。當然,更令人擔心的是風馳電掣左穿右插的電單車。
澳門經常發生涉及電單車的奪命車禍。可是,很少人會從這些新聞中汲取教訓,他們總是心存僥倖,覺得自己技術了得,也不相信其他車輛會撞向自己,所以有恃無恐,完全無視交通規則,即使在高速駕駛時,仍然我行我素,在其他行駛中的汽車之間快速穿梭。
這類貪圖領先一點的駕駛習慣,既罔顧其他車輛安全,也令自己隨時遇險。因為一旦前車急煞,夾在中間的電單車便很易撞上去,而且隨後的車輛又可能趕不及煞車而撞上來,一些奪命車禍往往是由不怕死的電單車司機引起的。我永遠都不明白那些司機為何完全沒有安全意識,但這樣驚險的場面每天都在澳門的道路上演。
澳門的電單車越來越多,由於路面情況一日比一日差,很多人的駕駛習慣漸漸變得急趕、衝動、不理後果,因此也埋下不少危機。
很多意外,其實都不是意外。不過澳門人對於交通意外的反應真的很奇怪,只要不是發生在自己親友身上的慘劇,他們便會漠不關心。也不會有人提出切實改善交通狀況的要求和建議,即使這些事故頻繁發生,他們總是有本事快速忘記。
如此惡性循環,印證生命無常。
(刊於2019年1月23日澳門日報新園地版一寂之地專欄)

2019年1月16日 星期三

出版

有時會收到一些陌生人發來訊息,聲稱喜歡寫作,要求我指點出書的門路,如何申請資助,怎樣認識編輯,宣傳新書有何妙法,位位都像大作家,好不威武。
在澳門街當一名小作者,不搞同行如敵國那一套,我心懷謙卑,婉轉地問:〝閣下大作在甚麼地方發表?得過甚麼大獎?估計花錢買書的讀者有多少人?〞他們通常一個字都未寫,卻很想找個過來人來問一問。我只能苦口婆心勸他們寫出滿意之作才考慮出版的事。當然也有一些發表慾強的小朋友,無緣無故把一大堆投稿失敗的〝大作〞寄來給我,要我鼓勵,甚至推薦給相熟的編輯。文藝青年的要求千奇百趣,我自問無德無能,沒有本事一一滿足。
雖然現在教育普及,但很多人仍然不明白個人書寫與公開發表的區別,更不理解實體出版的複雜與艱困。他們只看見別人新書發佈會上風風光光的照片,卻不明白製作和推銷一本書都有高深學問。
早前讀報,看到文化產業基金今年推出出版綜合服務平台專項資助計劃,服務對象是機構、社團及個人,工作包括出版支援,項目實施期間最少要出版40本澳門書籍,其中包括策劃、編輯、排版及校對;透過電子化將澳門書籍推往澳門以外的市場,尤其是內地的電子書平台;透過不同渠道銷售、推廣及發行澳門書籍,並組織澳門業界參加2次或以上在內地舉辦的書展,以及提供有助出版行業發展的服務。
簡單來說,這個計劃將會要求申請資助者全面協助本澳作者完整地實現出書的願望。當然,先決條件是澳門的作者具有面向市場的實力,而這計劃完全是以公帑扶持出版業,理應不會出版低俗無聊的文字。我特別希望計劃一舉成功,各位〝文學天才〞都充分認識出版的門路,不要再來找我就好了。
(刊於2019年1月16日澳門日報新園地版一寂之地專欄)

2019年1月9日 星期三

小心上網

圖片來源
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無。這樣顯淺的道理,不是為了教訓他人而存在的,更重要是實踐在日常生活之中。

在網絡年代,我們越來越倚賴上網來處理大小事情,但在這大趨勢之下,大家的對網絡安全的認識又是否足夠?對個人及家人的私隱保護又是否充足?在中國人的社會,至今仍流行著一種近乎天真的想法:〝我又不會做不見得光的事,有甚麼好擔心?〞即使你真心相信這個世界的運作是如此黑白分明,但也沒有必要任由他人輕易瀏覽甚至入侵你的網上活動吧!
很多人每日熱衷於玩手機,但從來沒有認真研究如何在網上保護自己。有人喜歡把各種戶口用上同一組密碼並與親友共享,有人為了貪方便連手機都不加上任何安全裝置,有人從來不懂為電子郵件加密。這些情況在經常強調自己不會用電腦但又每日瘋狂上網的長者之間尤其普遍,簡直粗疏得觸目驚心。
其實,只要花點時間做些準備工作,即可大大提高網上活動的安全,至少可加大別有用心人士侵犯你私隱的難度。這些事情其實一點也不難(肯定比上淘寶挑選好貨容易),例如為手機設定密碼保護,為不同的社交平台設置不同的密碼並妥善管理,為電子郵箱開啟雙重認證功能,嘗試使用Google以外的某些較尊重用家私隱的瀏覽器(例如DuckDuckGo),這些都是花費十幾分鐘即可完成的事。
此外,還有一點非常重要:選用安全度較高的通訊軟件,審慎考慮上載的內容,而不是羊群一般把自己及全家人的一舉一動毫無保留地暴露在Wechat。
以上種種,都是可行又善意的提醒,不過很多人寧可強調其親友都不會重視這些細節所以自己也不必理會,或者乾脆聲稱根本不介意被侵犯私隱。執迷至此,也是一項奇技吧!
小心上網,確是一種理智的生活態度。
(原刊於2019年1月9日澳門日報新園地版一寂之地專欄)

2019年1月2日 星期三

向前走

有時會悄悄遠離所有網上社交平台,比只讀不回更決絕地不讀不回。在這些看似與社會脫軌的日子中,其實更能獨立思考問題,做好自己的事。
網絡世界,千奇百怪,這幾年多了老人家熱愛上網,主流社交平台有時會瀰漫濃烈的懷舊氣氛,都在緬懷二三十年前的好日子,或者用昔日的情況來對比今天的世情,好像只有透過不斷回憶從前,做人才有意義。但這類懷舊的言論看得多了,很易令人厭惡各種新鮮事物,於是他們一方面會批評現在的社會不如往日發花齊放,生機勃發,但社會一旦出現一些新奇的人和事,他們又會帶頭批判,務求把一切改變現狀的行動扼殺於萌芽階段,於是我們在懷舊之餘,其實也正在掉進一個停滯不前的怪圈。
有些人以為在網上不停鼓吹懷舊也算是帶領潮流,不過真正有能力、有想法的人應該比較喜歡向前走。終日停頓於〝想當年〞,只能吸引旗鼓相當的同溫層人士爐取暖,稍為清醒的網友,大抵都明白吹噓舊事了無新意,時間應該用於可以改善生活的地方。
減少在社交平台活動的另一好處是節省時間,同一件事不會接收幾十個帖文幾十條訊息,也不必再關心誰去了旅行,誰正在吃飯,誰又遇上交通警罰款了。我們都明白做人最基本的責任是〝做好自己〞,而〝做好自己〞理應由妥善把握自己的時間開始,不宜把網上千百個人的所思所想所作所為佔據我們太多時間。〝做好自己〞更重要的一點是要找回自己,認清目標,定好計劃,全力執行,向自己負責,而不是事無大小都在網上無病呻吟,美其名為分享,實際上只是自我安慰或自欺欺人。
努力工作及享樂,注意做人始終要靠自己向前走。至於所謂網友,他們做過甚麼,在想甚麼,又有何相干?
(刊於2019年1月2日澳門日報新園地版一寂之地專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