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0月29日 星期六

連載小說:救命(第一章:大人物)之一:言之鑿鑿

“不管怎麼說,人事關係永遠是個有趣的話題。”


“對,像最近知名度很高的大人物xxx,表面上是個很能幹的正人君子,很有前途的明日之星,但據說此君辦事心狠手辣,跟著他工作的下屬,不是替他揹黑鍋,就是經常遭他責罵、侮辱,你別看他出席公開場合時總是一臉誠懇,其實他身邊的人都在他的高壓手段下叫苦連天,苦不堪言。”

“我也聽好幾個跟大人物交過手的朋友總結對他的印象,就是‘人格,低劣,虛有其表’八個字。他們說,如果大人物不是跟一班大商家有人所共知的良好關係,以他那副德性和不多的本事,早已被萬箭穿心且人頭落地,豈能享受今日的風光。”

“喂,你說話可要小心一點啊!這幾年大人物的一舉一動雖然常令人討厭,但似乎不涉江湖事,即使他慣於樹敵,也不見得會惹來殺身之禍吧!近幾年那種開鎗殺人的事幾乎在本市絕跡,有人要殺大人物的消息,你是從哪裡聽來的?”

“你怎能這樣曲解我的話,我說的萬箭穿心與人頭落地,只是一種比喻,誰都知道現在已經是太平年月,動刀動槍的事已經再沒有人會做,大人物雖然可惡,但也不致於要橫死街頭。”

“嗯!即使如此,依我看,大人物的命也不會長久。我是說,他的仕途,已經到了高危的地步。”

“此話何解?大人物現在正是春風得意,如日中天,我聽人家說,以他現在的聲勢,當可穩步上揚,更上一層樓呀!”

“你看錯了,你要知道人心險惡,官場變幻,看這種事,絕對不能只看表面的。”

“不看表面,難道可以看裡面嗎?大家都知道,我們這個城市的資訊極不流通,人事關係的網絡又時明時暗,大人物與大人物之間有什麼交往,有多少內幕,我們這種小市民是無從得知的,即使是與我們有切身關係的事情,那些傳媒也只是作選擇性報導,反而一些無關痛癢,粉飾太平的消息,卻會得到深入介紹,歌功頌德,重覆讚揚,肉麻到令人討厭的地步。其實,本市向來是一個鼓勵大家只看表面的地方,大人物現在分明是步步高升的格局,這是人所共知的事情,按照常理推斷,這樣的人又怎會處於高危的境地,人家說到底也是大人物,即使他犯了錯誤,其利益集團也不會讓他難堪和有傷和氣的。老兄,你剛才的話,未免太信口開河了。”

“呵呵,信口開河可不是我的作風呢!你也知道我不是那種喜歡胡說八道的人,我甚至很痛恨這個地方有太多人在言不及義的公開發表一大堆似是而非的廢話,我打從心底裡鄙視這些人和這些廢話,所以我絕對不會來這一套。我說大人物xxx現在處於高危,當然有我的理由和根據的。”

“什麼理由?什麼根據?”

“這可是一件大秘密,我可以告訴你,但你千萬不可轉告別人。我跟你的交情非同一般,我讓你知道這事,好讓你有所提防,知道新形勢,避免惹上不必要的麻煩,我也信任你不會因此而連累我。”

“你放心好了,我是絕對能保守秘密的,任何秘密讓我知道了都能守口如瓶絕不洩露,況且,大人物耳目眾多,我要是隨意向別人說他的壞話,也是隨時會惹禍上身的,因此你對我可以完全放心,盡量交心,快告訴我吧!”

“這件事應該沒有多少人知道,所以你真的不可向別人透露,事情其實也不是太複雜,說出來也是一句話說講完了:大人物xxx和他所屬的機構,目前正被調查,有人懷疑他跟不法活動有關。”

“呸!我以為是什麼驚天大秘密,原來也只是這種說了等於沒說的廢話!誰不知道像大人物xxx這種人會跟不法活動扯上關係?問題是,誰有本事掌握證據,誰有膽量去揭露他們的真面目。人家天天在上流社會活動,又有本事在傳媒面前就各種問題發表有影響力的意見,即使有人懷疑他參與某些不太正當的交易,但人家的保密功夫肯定做得非常完善,要調查他,要找出他犯罪的證據,恐怕比登天還難,何況大家都不知道這個人究竟憑什麼身在高位,亦搞不清他背後有多少靠山,他那些靠山的實力又有多雄厚。光從你剛才說有人在調查大人物,就知道你老哥對這種事也認識有限,他們這種大人物跟不同的界別都有千絲萬縷的關係,他們過的生活又那麼風光富貴,不懷疑他們,又能懷疑誰?不調查這種人,難道會來調查我這種一窮二白的小人物嗎?因此,你所說的所謂秘密,根本一點都不神秘,而且我已經可以肯定那是流言,因為放眼本市,目前還沒有人真的敢動這位大人物呢!當然,要是他真的犯下了不能原諒的錯誤,且作別論。但他們這些重視名聲,講究形象的人,一言一行都經過深思熟慮,又有一大群助手協助,豈會這麼容易犯大錯呢?”

“你說的固然是事實,但也太流於表面了,我所說的調查,確是史無前例的一次,除了調查單位精英盡出,還在外地禮聘了專家和高手襄助,他們採用了本地聞所未聞的方式對大人物展開調查,我們這位大人物xxx即使勢力再大,本事再強,最多只能應付本地那些學藝不精的傢伙,正所謂不是猛龍不過江,那些專家和高手夠膽來這裡辦事,大人物即使本事再大,恐怕也難以一一打發啊!”

“你會不會說得太誇張了,怎麼可能如此大陣仗?大人物xxx雖然名聲不佳,但事實上他也只是個小人物,屬於傀儡或者走狗,而他背後的勢力,不但難以冒犯,不能觸碰,如果真的有人在調查大人物xxx,他和他的爪牙,甚至他的一眾疑似大靠山,豈會全不察覺,怎可能不先發制人採取適當的行動,以他們的耳目眾多,怎會任由這類不利自己的消息在坊間流傳。”

“老友,你這樣說就太落後了,今時今日,我們的社會豈會有犯了事而碰不得的人?怎可能有犯了法而查不得的事?只因今次的行動,實在極為機密,又有外地的專家向本地的調查人員傳授了獨特的保密功夫,再加上這件事對本地人來說太難以置信,大人物和他的同黨根本無從防備,況且,像他們這些在本市橫行多年的人,還有什麼需要防備呢?他們不是一直以為天塌下來也會有人給他頂住嗎?都已經腐敗成癮了,不可能沒有漏洞的。據說,是次調查已經進行了兩個月,調查的範圍正在不斷擴大……”

“不斷擴大的意思是……”

“他的家人,他的同事,他的朋友,他跟誰吃過飯,他跟什麼人通過電話,他小學時的伙伴,他中學時的初戀女友,都有專人負責跟蹤與研究,當然,他的一舉一動,現在都被神不知鬼不覺地監視著。”

“且慢,有這麼恐怖嗎?你是不是間諜電影看得多了,混淆了現實情況與電影情節呢?你所說的調查方式,根本不可能出現在我們這個平靜的小城市啊!如果真以你說的方式去調查,本市所有人口恐怕都會成為嫌疑人啊!”

“我是如實報導,絕對客觀的。也許,大人物xxx所犯的罪,也根本不可能發生在我們這個平靜的小城,因此就要用非常的手段去揭露這種非常的罪案。”

“即使我相信你沒有騙我,但這次調查既然如此秘密,你跟大人物應該沒有往來,又與調查單位扯不上關係,究竟,你是如何得知這件事的?”

“我當然是聽回來的,在這個隱藏著很多秘密又難以保守秘密的城市,任何消息都可以用道聽途說的方式廣泛流傳,只要你在適當的時機遇上適當的人,而他們又在談論起你有興趣的秘密,你就很容易把屬於他人的秘密變成自己的第一手消息了。”

“這樣說來,老兄你是聽誰說起這件事的?”

“我聽我太太的表弟說的。”

“你老婆的表弟是調查單位的人嗎?”

“他只是一名賭場職員,但他的女朋友認識調查單位的人員?”

“那即是說,這個消息是間接來自調查單位的。”

“嚴格來說也不可以這樣講,因為我老婆的表弟的女朋友所認識的,是調查單位的信差。”

“信差,我的天,談了大半天,這個消息竟然來自一個信差,我不是職業歧視,但你知道那些信差閒來無事瞎編出來的話可以有多無聊嗎?”

“你先聽我說,消息來源雖然是一個信差,但那位信差又是聽他們單位的清潔女工說起這件事的。你要明白他們這些單位有時會把大量文件交由清潔女工放入碎紙機,於是一個女工就有很多機會看到外人意想不到的文件了。”

“嘿,你是說,這件事是寫在文件上然後讓清潔女工看到了,堂堂一個調查單位,辦事不會那麼低能吧!”

“我也不知道實際情況是怎樣,總之大人物xxx被調查的消息被傳出來了,這樣的大事一旦爆發,本市勢必轟動啊!”

“如果這是假消息呢?如果那些清潔女工和信差胡說八道呢?”

“我覺得他們不會這樣,常言道空穴來風,未必無因。這種事不是隨隨便便沒有根據就便傳出來的。”(未完,待續)

2 則留言:

  1. 終於等到網上版了!!

    回覆刪除
  2. 其實我更需要大家幫襯買本書啊!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