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2月16日 星期四


圖片來源:http://culture.workercn.cn/c/2012/02/06/120206081403391537200.html

“老大對我恩重如山,沒有他,就沒有我,我對他的忠心義氣,江湖上無人不知。”



一.

他正在籌備刺殺老大。

這件事肯定會令江湖掀起腥風血雨。

但行動已經開始,此時此刻,即使他決定取消刺殺計劃,也無法改變老大慘死的結局。

刺殺的計劃秘密進行,老大是“黑風寨”大當家,“神通八臂”傅壯飛。 他既是南方第一大寨“黑風寨”的創辦人,又憑一身出神入化的武功稱霸一方,而且老大也是他的義父,他十歲那年父母遇上馬賊,慘遭殺害,幸好當時路過的傅壯飛出手相救,殺退馬賊,還把他帶回“黑風寨”,把他養育成人,傳他絕世武功,並扶助他當上“黑風寨”的二當家。

可是,他仍然要殺老大,他認為老大是非殺不可,“他不死,我死。”有了這樣的決心,他便可以無所顧慮,精心安排他的殺人大計。

刺殺老大的計劃,絕對不能讓寨裏的兄弟知道,因此他必須借助外力,他邀請了省城四公子與他密謀大計,還談好了老大死後,四公子如何推舉他為大當家,以及如何瓜分“黑風寨”的龐大財寶。整個計劃的來龍去脈,除了他自己,只有他的心腹何虎知曉。

殺人的計劃,令他十分興奮。

他當了二當家太久了,他相信天下間所有當老二的人,都會希望坐上老大的寶座。



二.

傅壯飛總是對雷力看不順眼。

他對義子要求甚高,儘管這位“黑風寨”二當家早已在江湖上揚名立萬,

人稱“奪命小八臂”,可是傅壯飛總是對他的表現感到不滿。

他希望這孩子武功再精進一點,辦事再幹練一點,對手足部下再嚴厲一點,把“黑風寨”在黑白兩道的勢力再推動得霸氣一點,可惜雷力一直無法達到他的期望。

在“黑風寨”內,傅壯飛的地位尤如天子,所有人都對他俯首聽命,像他這種白手興家,開幫立業,實力雄厚的豪傑,有時難免會目中無人,目空一切,加上他那“神通八臂”的獨門武功練的就是一種氣蓋河山的霸道,寨中兄弟與他相處時總要忍受他的呼呼喝喝,無理批評,惡意侮辱,即使二當家雷力也不能例外。

雷力向來善於忍辱。

他常說:“他的命是大當家檢回來的,“黑風寨”是大當家一手創立的,他對寨中兄弟嚴厲一點也是為了大家好。 ”

他更善於在老大面前示弱。

他深明當老二的主要功能就是讓老大放心,即使傅壯飛是他義父,但像他這樣的霸主,稍有猜疑即會大開殺界,所以他比任何人都能忍耐,他知道當老二的先決條件就是要逆來順受、任勞任怨、絕不逞強、毫無怨言。

即使他現在已經掌握了“黑風寨”的大部分權力,他的武功也早已練得出神入化,在江湖上罕逢敵手,可是他仍然要忍。

他知道喜怒無常的老大始終是“黑風寨”的真正首領,寨中多位元老、猛將都對老大忠心耿耿,而且傅壯飛縱橫江湖數十年,打遍南方無敵手,威名遠播,人人景仰,所以雷力善於忍辱,更精於假裝,他絕對不能讓老大對自己產生懷疑。

他在任何人面前都努力扮演著好孩子,好部下,好兄弟的角色。“黑風寨”是南方武林中最具實力的幫會組織,除了在江湖上與各大大小小的門派結盟和周旋,更與不少朝中重臣有生意往來,以霹靂手段為這些權貴解決過不少問題。雷力深知各方人馬都對“黑風寨”又愛又恨,虎視眈眈,因此即使他一直與傅壯飛意見不合,也只能顧全大局,忍氣吞聲,還假裝對大當家唯命是從,從中建立自己成為必然接班人的威望,這使得江湖中人都認定他是傅壯飛的得力助手、唯一傳人、未來寨主。

他也樂於讓人產生這種錯覺。

他知道人在江湖,有時錯覺也足以讓人敬重,良好的名聲更可以壯大他的個人威望。

而且,借助傳壯飛的威名,他也建立了龐大的人脈關係。

何況,他在十五年前已經證明了自己具有獨當一面的實力。那一年他率領十二名精兵掃蕩南方八個與“黑風寨”為敵的幫會,經歷大大小小二百多場激戰,不但在一個月摧毀了八大幫會的力量,還順道把三個跟“黑風寨”意見不合的門派殺個措手不及。在那一役中,他讓整個武林都知道他有勇有謀,速戰速決,心狠心辣,而且武功極高,“奪命小八臂”的外號從此在江湖上叫得響亮。

也就是說,早在十五年前,江湖中人已感傳雷力具備擔任大當家的實力。可是他一直等,一直忍,一直讓武林同道為他感到不值。



三.

可是,家家有本難唸的經,每一個幫會組織都會有某些不為人知的內情。

十五年前,傅壯飛並沒有傳位給一戰成名的雷力。

對於這位義子的卓越表現,傅壯飛並不欣賞,他甚至曾私底下批評雷力膽大妄為,無故率領弟子冒險犯難去滅了三個不相干的門派,卻不知這三個門派乃京師重臣安排在江湖的耳目,雷力表面上是立了大功,事實上是闖了大禍。

傅壯飛當時生氣得一掌打在雷力的胸膛,要不是雷力早已練得一身強悍的內功,及時保住了心脈,才不至當場氣絕,但他被傳壯飛一掌擊中之後,竟花了十年時間才完全康復,那天之後,他的內功也只能練來療傷保命,難以再提升到更高的境界。

從身受重傷那一刻開始,雷力便認定大當家想殺他。

要不是當時寨中多位兄弟全力勸阻,並且捨命擋在雷力面前,傅壯飛還會打出第二掌。他深知“神通八臂”的掌力攻擊一次比一次強勁,大當家的的第二掌足以把他打得肝膽俱裂,一命嗚呼。

雷力被傅壯飛打得當場吐血的時候,他才見識到“神通八臂”的掌力竟可練到這個地步,他這一驚非同小可,這一掌讓他明白到自己的功夫相當有限,儘管大當家聲稱已經把“神通八臂”的秘訣傳授給他,但看來他苦學多年的不過是這套高深武術的皮毛,傅壯飛並未把完整的“神通八臂”傾囊相授 。

他當時心裡在想:原來他無意傳位給我。他已經一把年紀了,又沒有子嗣,為何對我這義子如此猜疑,是我不能勝任“黑風寨”的大當家嗎?抑或這老狐狸早已另覓傳人,而我不過是一個可有可無的小人物?

當時寨中的元老也看出他急於接掌大任,在他養傷期間都紛紛勸他:不要太心急,大當家只有你一位義子,寨中的兄弟只認你一位二當家,老大現在對寨中的大小事務仍未完全放心,不過他的年事已高,老二你仍然年輕,可以等,值得等,也必須等,反正,老大現在擁有的一切,將來也是傳給你的。

不過,雷力早已等得不耐煩了,他已經等得太久,老大的年紀的確不輕,但長年在麗花院跟妓女鬼混的習慣不改,獨斷獨行的霸道作風不變,更令他擔心的是老大的武功,儘管已經一把年紀,這十幾年來老大仍能親自領兵,把“百毒門”的掌門打死,把“唐家堡”在南方的據點逐一剷除,把“金沙幫”幫主和十八個壇主的武功廢了,並強令他們成為“丐幫”最低等的弟子,更可怕的是一年之前,朝中政敵委託殺手集團“星魂樓”派來對付他的十二名殺手全被他打成殘廢,並且在十二人臉上各刺一大字:一,年,之,內,傅,壯,飛,必,毀,星,魂,樓。

這些行動在在都證明,雷力不應再等下去。

等下去也未必有結果,更未必有好結果。

老大之所以仍然讓他當二當家,全因他在三年前娶了“省城四公子”之一,吉祥公子孟玉龍的女兒孟小嬌,並憑著與孟玉龍的關係,成功拉攏“省城四公子”控制的地方勢力與“黑風寨”結盟,壯大了“黑風寨”的財富收入,也保住了自己二當家的地位。

他本來也希望等到老大年紀老邁,或者百年歸老之後才出手奪權。

但這老傢伙一年前公然與“星魂樓”為敵,儘管此事令不少曾被“星魂樓”損兵折將的武林中人拍手稱快,但大家亦同時為傅壯飛捏一把冷汗。

傅壯飛能令“星魂樓”十二名殺手無功而還,本來已是轟動武林的大事。但這位“神通八臂”傅老英雄竟敢誇下海口,聲稱一年之內必毀星魂樓,這種狂妄行為簡直令武林同道匪夷所思。

“星魂樓”乃活躍於京城附近的殺手組織,一向以不擇手段的暗殺方法令人防不勝防,聞風喪膽,據說其樓主段星魂跟宮中一眾御前侍衛有密切關係,他極有可能是當今聖上安排在民間鏟除異己的御用殺手,偶爾捲入武林仇殺之中,只為了掩人耳目。

既然大當家膽敢挑戰“星魂樓”,雷力覺得不必再等,機會來了。



四.

鼓勵雷力早日行動的人,是何虎。

何虎是雷力的心腹,也是他的助手、愛將、軍師、知己、好兄弟。

何虎本來是行走大江南北的捕快,三年前因追捕“食人魔僧”釋圓智誤閫“黑風寨”,並與二當家雷力一見投緣。為協助他追捕釋圓智,雷力派出五十名子弟兵加入戰陣,並將這名橫行七省,濫殺無辜的魔僧生擒,送上京師發落。

三個月之後,何虎返回“黑風寨”,投靠二當家。

原來那“食人魔僧”釋圓智乃當今皇后的弟弟,早年情場失意遁入空門,因修練佛門內功走火入魔,心智失常,終日以食人為樂,何虎押解他受審時,他也坦白承認自己吃過三百多名婦女和童子,並且堅信自己把活人吃入肚中,即可令他們成仙成佛。

何虎以為這樣的魔僧,理應判以凌遲之刑,豈料主審的官員早已收到皇后密旨,只淮判監,不許處死,於是把這名“食人魔僧”發配西域,命他看守天雷寺,宏揚佛法,永遠不得踏足中土。

何虎對於這樣的判決忿忿不平,於是他毅然辭官,重臨“黑風寨”向二當家交代案情,並希望加盟“黑風寨”,以助“奪命小八臂”一臂之力。

雷力與何虎可謂一拍即合,雷力在“黑風寨”長大,對於江湖中很多事情都了解得不夠透徹,何虎多年來走南闖北,與各種惡人周旋,而且熟知朝廷內部的操作情況,連雷力與孟小嬌的婚事,都由何虎建議、撮合、提親、促成。

何虎是“黑風寨”內唯一一名由二當家提拔的成員,雷力只信任他一個人,大小事務都放心交給他去處理。何虎的辦事能力極高,任何事情交到他手上都會辦得好,而且他從不邀功,永遠推崇大當家、二當家領導有方,時常讚揚寨中兄弟盡心盡力,他有本事在短短幾年間令寨中上下心服口服,卻從未令人懷疑他的忠心和熱誠。

雷力對何虎早已推心置腹,他甚至會把刺殺大當家的想法告訴何虎。

何虎當時的反應令他很難忘。

何虎說:“你終於說出來了。”

雷力說:“你認為如何?”

何虎說:“你的神通八臂功力遠不如他。”

雷力說:“如果加上你的追魂槍、離魂針和失魂刀,也許仍有一點機會。”

何虎說:“那要看他當時處於什麼狀態。”

雷力說:“我會等候最佳時機。”

這樣的話題,他只能跟何虎說。

在雷力的想像中,一旦自己接掌大當家之位,何虎將順理成章擔任二當家。

當傅壯飛把“星魂樓”的十二名殺手撃退,何虎主動跟雷力說:“最佳時機終於來了。”

何虎向雷力介紹了“星魂樓”跟宮中侍衛的秘密關係,他分析道:“不管此事由誰指使,一旦需要出動“星魂樓”的殺手,對方都有必殺傅老大的決心。當今世上,可以請得動“星魂樓”派出殺手的人只怕不多,關於幕後主謀的來歷,傅老大恐怕也心知肚明,所以他說出一年之內必毀“星魂樓”的狂言,並把此事公告天下,相信他是想集結力量,反客為主,讓“黑風寨”的兄弟陪他一起火併“星魂樓”的殺手。”

雷力說:“如果要殺他的人來頭夠大,或者是來自宮中的勢力,恐怕他是不能不死的。”

何虎繼續分析:“傅老大這一著反客為主,其實是把“黑風寨”眾兄弟的身家性命都押進一個賭局中,但即使他能率領“黑風寨”的兄弟戰勝“星魂樓”,也難免會元氣大傷,屆時要殺他的幕後主腦仍然會派出其他強手來殺他,而且對方也絕對不會放過“黑風寨”的人,搞得不好也許會來個血洗“黑風寨”。”

雷力恍然大悟:“你的意思是,與其等老大大舉進攻“星魂樓”,不如先下手為強。”

何虎說:“二當家是老大的義子,他日仍然要在江湖上行走,實在沒有必要背負誅滅義父的惡名,但如果說老大死在“星魂樓”的殺手暗殺之下,一切都會來得合情合理,老大一死,二當家憑著“省城四公子”在官場中的深厚關係,加上適當的進貢,必定能阻止“星魂樓”來犯,也許能讓“黑風寨”與京師的權貴合作得更好。”

這樣一來,刺殺大當家的念頭實在合情合理,符合“黑風寨”的長遠利益,大有機會令寨中的業務更大展鴻圖,更一本萬利。

因此大當家一定要死。

雷力覺得自己簡直是要替天行道了。

於是,他按照何虎的計劃,調動人手,佈置妥當。

只等老大入局。



五.

月圓之夜,雷力聲稱接到“省城四公子”的密函,得悉“星魂樓”樓主段星魂已經從京師趕到黑風嶺了解地形,準備有所行動。

為了江湖義氣,“四公子”不但率先向傅壯飛通風報信,還約他在天刀峰密議,商量如何合力撃殺段星魂及其同黨。

“神通八臂”傅壯飛親率二當家雷力赴會。

“四公子”的密函言明,為免打草驚蛇,大當家宜輕裝上陣,少帶部下為佳。

傅壯飛向來天不怕地不怕,數十年來都有單刀赴會的習慣,來到天刀峰,“省城四公子”果然依約出現,四人聲稱段星魂一伙已抵達黑風嶺以北,並已派了先鋒部隊在省城收集情報,了解“黑風寨”的運作情況,根據“四公子”的研判,段星魂等人極有可能對大當家的“神通八臂”有所顧忌,因此選擇智取,不敢力敵。他們相信段星魂是想先下手為強,大概正在準備以施放毒藥之類的手段對付“黑風寨”的一眾英雄。

傅壯飛聽了四公子的消息,不但不慌不亂,反而相當興奮。他說:“幾位公子,段星魂這種三流殺手無論用什麼手段都只會徒勞無功,我現在就去把他們剝了皮,拆了骨,今晚之後,世上就再沒有“星魂樓”了。”

他居然打算不躲不避,直接去跟敵人火併。

這份豪氣,令在座眾人好生佩服。

但這份豪氣,也令站在他身後的雷力心生憤怒。

他知道自己一生都無法學到這種霸氣與自信,果斷與威武。

他痛狠義父過於勇猛,讓他永遠望塵莫及,永遠被比下去。

他此時二話不說,竟把平生所學的“神通八臂”本領全數攻向傅壯飛的背部。

“神通八臂”是一種以速度和力道取勝的武功,能夠在同一時間使出八種不同的攻敵手法。

雷力的武功皆由傅壯飛傳授,儘管雷力在他背後突襲,但見他向轉身掃出三掌,即把雷力的攻擊化解於無形,但與此同時,“省城四公子”的衣袖之中同時發出一叢黑光。

“啵”

傅壯飛後腦被那四團黑光團團圍住,但見他全身一震,整個頭顱轉眼之間已滿是鮮血。

“黑袖飛針……你們是……星魂樓……”傅壯飛此時七孔流血,已經無法說出完整的話來。

但他的戰鬥力仍未減退,在這生死關頭,他以修練了數十年的“神通八臂”神功作出垂死反擊,竟同時祭出八種兵器及暗器,凌空向“省城四公子”及雷力出招。

傳壯飛的招式綿密、霸道、瘋狂,四公子和雷力本已招架不住,但正當他全力施展“神通八臂”反攻這幾名惡賊之際,一枝纓槍無聲無息,從天而降,擊中他的天靈蓋,然後,一柄飛刀以雷霆萬鈞之勢撲向他的咽喉,傅壯飛完全無法閃避。

擲槍和飛刀的人,當然是何虎。

傅壯飛渾身是血,悲憤地說:“破空刀,驚神槍,你是段星魂。”

雷力見傅壯飛已經身受重創,無力反抗,連忙欺近他面前,使出“神通八臂”中至為霸道的“開山拳”和“裂石掌”,把養父的身體打成肉醬。

然後,他對何虎說:“怎麼你這麼遲才出手?怎麼你的刀和槍突然會變得這麼厲害?”

何虎面無表情地說:“你沒有聽到大當家剛才誤以為我是段星魂嗎?老江湖果然好眼力,一眼就看出我“星魂樓”的隱秘絕學。不過,殺這種莽夫又豈需我義父親自出馬。”

雷力大為震驚:“你是段星魂的義子……”

  何虎說:“雷力呀雷力,你義父的確是對你愛護有加,毫不提防的,朝廷和“四公子”一直忌憚他的絕世武功,所以一直對“黑風寨”退讓幾分。”

雷力說:“我當上大當家之後,一定會與各方力量衷誠合作,一定會把大部分利益先向朝廷和“四公子”進貢。”

何虎搖搖頭,兩柄飛刀從他手上破空而出撲向雷力,他說:“大當家和二當家父子同遭“星魂樓”的殺手暗殺,今晚之後,世上再沒有“黑風寨”,只有一班被“四公子”好心接收的散兵游勇,他們的實力,足可鞏固四大家族在南方的力量,令他們穩健發展,無往而不利。”

雷力曾經嘗試避開何虎的飛刀,但原來破空刀的威力在身發刀的內勁,即使他避過了飛刀,但何虎的內力早已破空而出,割斷他的咽喉。

儘管身受重創,雷力卻並未立刻死去,他只是倒在地上,動彈不得,頸項汨汨流出鮮血。

在他臨死之前,仍能清楚聽到何虎對“四公子”這樣總結事件:“他的老大對他恩重如山,這卑鄙小人卻恩將仇報,剛才要不是他先出手暗算傅壯飛,你們的黑袖飛針絕對奈何不了“神通八臂”,要不是針上餵了見血封喉的劇毒,令傳老大的一身功夫難以施展,恐怕現在倒在地上的就是我們幾個了。”

他還聽到何虎說:“這傢伙為了奪權連養父也要暗殺,這種人不配在江湖上立足。他既然可以為了權力而殺他的恩人,我們也不必對他仁慈,對這種人渣斬草除根,殺了乾淨,他的命本來就是他老大的,老大死了,他也沒有資格再活下去了。”

後來,一切都歸於寂靜,他再也聽不到任何聲音,只想到: “老大對我恩重如山,沒有他,就沒有我,我對他的忠心義氣,江湖上無人不知。”懷著這樣的信念,他在天都峰頂日漸腐朽,成為白骨,且無人知曉。

(刊於澳門筆匯第43期)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