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8月13日星期四

孤獨




本來以為寫了很多字就不想再看到文字
本來以為晚了回家
就應該什麼都不做休息一下
原來寫了很多字之後很難才能擺脫
於是又要讀另一些字才可以忘記自己
進入另一個世界
今晚我在讀楊牧詩集
除了那首<有人問我公理和公義的問題>
我最喜歡的還有以下這首




<孤獨>楊牧
孤獨是一匹衰老的獸
潛伏在我亂石磊磊的心裡
背上有一種善變的花紋
那是,我知道,他族類的保護色
他的眼神蕭索,經常凝視
遙遙的行雲,嚮往
天上的舒捲和飄流
低頭沉思,讓風雨隨意鞭打
他委棄的暴猛
他風化的愛

孤獨是一匹衰老的獸
潛伏在我亂石磊磊的心裡
雷鳴剎那,他緩緩挪動
費力地走進我斟酌的酒杯
且用他戀慕的眸子
憂戚地瞪著一黃昏的飲者
這時,我知道,他正懊悔著
不該貿然離開他熟悉的世界
進入這冷酒之中,我舉杯就唇
慈祥地把他送回心裡

讀楊牧的詩或葉珊的散文皆令人感到文藝氣息充沛
我喜歡那樣的憂愁
那樣的感傷
還有那些一去不返的年月在大學圖書館逐本楊牧亂讀的記憶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