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31日 星期三

文學盲


參與文學社團的工作,有時會與不同階層的朋友接觸,也會被問到關於文學狀的問題,為免被視為老憤青,我總是盡力保持心平氣和,但事後回想,卻覺得有點心淡,甚至心寒。

我們的社會真不知發生了什麼事,訓練出很多對文學一丁點興趣和認知都沒有的人。我見過很多人,本身對文學的了一直卡在金庸武俠小說之中,自以為了不起,又無法再有長進,憑著對武俠小說的粗淺理解而對其他文學作品說三道四,跟他們認真討論你會很痛苦,不理會他們,他們會更進一步輕視你,幾乎是要逼你認同所有人都寫不過金庸的,世上所有作家就不要浪費時間和資源了。

還有一種自以為是的文學盲,永遠會以自的膚淺為榮,總是覺得他未聽過的作家都是未入流,但其文學知識僅及於魯迅、朱自清、巴金、老舍等幾位名家的範文而止,從未試過完整讀完以上作家任何一本書在澳以這的中學生水平就足以否定所有當代作者了,反正我們的確處在一個街坊街里的和諧天地,有點水平的人都不會跟井底之蛙一般見識,井底之蛙又似乎一直都是社會的主流。當然,基於成為文學盲對求職擇業是沒有顯著影響的,所人們鄙視文學工作和創時便更加理直氣壯了。

幾十年之前,我們尚可寄望教育的普及會讓年輕人對文學提高興趣,不一定要培很多作家但至少讓大眾學會透過文學作品了解人性,思考社會理實背後的複雜成因,擁有較高的閱讀理解和文本分析能力。幾十年過去了,我們的教育制度只著重以考試測驗來壓迫學生,令他們在求學時期就對考試以外的事物失去好奇,更恐怖的是漸漸變得畏懼書本,畢業之後便順理成章只看垃圾資訊不再正經讀書,這種欠缺自學能力和自省精神的人才充斥於各行各業,我們都已見怪不怪了。


文學盲的現象固然令人唏噓,更恐怖的是很多人雖然擁有大學學歷,但讀文件時會找不到重點,寫文件更是前後矛盾邏輯不通。我不敢歧視文學盲,因為從來都是文學盲在歧視我啊!

(刊於2017年5月31日澳門日報新園地)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